当令狐冲与任盈盈卸下负担,终于洞房花烛之时

❤ 提示:本文共2190个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文章线报 3个月前 小蟹切换:繁體
7,104 0
小蟹官方合作广告

当令狐冲与任盈盈卸下负担,终于洞房花烛之时

令狐冲与任盈盈,在《笑傲江湖》最后一回里有了完美结局。

那一回叫做《曲谐》。他俩双宿双飞了,《笑傲江湖之曲》也就谐了。

妙在成婚之际,他俩各自卸下了重担:令狐冲将恒山派掌门让给了仪清接掌。

—— 哪位问了,为什么不是仪琳?

—— 小说里明言:仪清极力想让位给仪琳,但仪琳说甚么也不肯,急得当众大哭。终于 “依着令孤冲之议,由仪清掌理恒山门户”,这才罢了。

—— 不让仪琳接位,是令狐冲的主意。

—— 任盈盈也让位给了向问天。

一般小说结尾,邪派是会被端掉的才是,这里却保留了。

小说最后,日月教并没消失,只是向问天接掌了而已。小说里明言:

“向问天虽是个桀傲不驯的人物,却无吞并正教诸派的野心,数年来江湖上倒也太平无事。”

真有趣。

当令狐冲与任盈盈卸下负担,终于洞房花烛之时

以《鸳鸯刀》为分界,之前的金庸小说江湖,正派邪派,分得一清二楚。好是好,坏是坏。

自《鸳鸯刀》之后,正派邪派,就模糊许多了。

《笑傲江湖》里,尤其明显:君子剑岳不群名为君子,实则是个大反派;他和左冷禅各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名门正派,却是两个大奸雄。

妙在有些乍看靠谱的名门正派,比如少林武当,细品之下,态度也很暧昧。

比如青城派余沧海灭门林家,田伯光捉了恒山派的仪琳,令狐冲与青城派起冲突斗杀人命,刘正风一家被嵩山杀戮,气宗与剑宗在华山争执,华山派在药王庙差点被剿灭。

江湖上波谲云诡,那时没少林武当什么事。可见少林武当,并不负责仲裁武林大局。五岳彼此间爱打打,爱杀杀,请便。

令狐冲被冤枉、生重病、受重伤,曾经做出力救仪琳的好人好事,少林武当也没对他认真:毕竟令狐冲那时只是个普通人。

等令狐冲展示了自己会独孤九剑,任盈盈表示自己钟情令狐冲。少林派忽然就表示了对令狐冲的关心,方证大师还要收令狐冲为徒,热情洋溢要传他《易筋经》。

后来令狐冲统辖群豪去少林寺救任盈盈,武当冲虚忽然隐姓埋名出来跟他斗剑了,少林也没听嵩山派左冷禅斩尽杀绝的主意,对邪魔外道们手下留情了。

甚至少林寺大战,方证对任我行,左冷禅对任我行,冲虚对令狐冲。方证与冲虚都输了,放任我行等一行走了。

当初扣住任盈盈,此时放走任我行,这一扣一放之间,也有趣得很。

到令狐冲接任恒山掌门了,少林武当掌门忽然来了,帮他撑场面,帮他坐稳了位置。

然后跟他说故事了,希望令狐冲借着恒山派掌门这个身份,拉拢他一起对抗嵩山左冷禅 —— 之前给令狐冲卖的人情,这时候显出作用来了。

到后来封禅台上,令狐冲重伤,没法对抗左冷禅了;反而是岳不群出其不意,击败了左冷禅,成了五岳剑派掌门。

且看这段:

岳不群下得台来,方证大师、冲虚道人等都过来向他道贺。方证和冲虚本来担心左冷禅混一五岳派后,野心不息,更欲吞并少林、武当,为祸武林。各人素知岳不群乃谦谦君子,由他执掌五岳一派门户,自是大为放心,因之各人的道贺之意均十分诚恳。

方证大师低声道:“岳先生,此刻嵩山门下,只怕颇有人心怀叵测,欲对施主不利。常言道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施主身在嵩山,可须小心在意。”

岳不群道:“是,多谢方丈大师指点。”

方证道:“少室山与此相距只咫尺之间,呼应极易。”

岳不群深深一揖,道:“大师美意,岳某铭感五中。”

方证大师这会儿关心岳不群的姿态,与当年要传令狐冲《易筋经》的样子,何等相似?

令狐冲此时重伤在身,方证冲虚却不去低声叮嘱了?大概因为,得忙着拉拢岳不群吧。

当然,小说并没把方证冲虚设置成反派。

到小说末尾,五岳俱灭,任我行气势汹涌时,方证冲虚又来跟令狐冲好了,也还挺帮忙的。

这么说有点过于现实,但大概,令狐冲、岳不群、左冷禅和任我行们,在武当少林眼里,那都差不多:不是一个个具体的人,而是一个个棋子。

毕竟都是一派之长,担着关系呢,都是老成持重的人物呢。

前两天写到过,当年英国的讲法,没有永恒的敌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故此很爱搞均衡。18 世纪时英国想对付法国,就拉拢腓特烈;拉得差不多了,又抛下腓特烈。后来德国猛起来了,英国又跟法国联手了。

面多了搁点水,水多了搁点面。

所以金庸没安排日月教完蛋,还让向问天镇着,跟少林武当继续遥遥对峙。

大概在那个理想的虚构世界里,只要 “却无吞并正教诸派的野心”,也就能 “数年来江湖上倒也太平无事” 了。

这么想来,大概可以理解:为什么仪琳和令狐冲那么好,令狐冲却不让她当掌门人了。

一时失势的任我行,被令狐冲救出时,不失磊落英多之气;但击败东方不败后,他复位成功,摇身一变,成为了新的大魔头。

当时令狐冲远远看着坐上了位置的任我行,寻思:

坐在位子上的,是东方不败还是任我行,那又有什么区别?

是啊,那个位置太难坐,太麻烦了,还会让人异化。

放她上了恒山派掌门,那是把她架在火上烘烤啊。

当令狐冲与任盈盈卸下负担,终于洞房花烛之时

话题有点沉重了,说点可爱的细节吧。

令狐冲和任盈盈最后洞房时,各色人等当然都屏在门外。

方证和冲虚,留在了花厅。

墙外莫大先生,凄清苍凉地拉了一曲《凤求凰》,没照面就走了,但情感上,比那二位深了一层。

洞房里只留下新郎新娘二人,以及躲在床底下,打算偷听洞房的桃谷六仙。

方证冲虚是前辈高人,但和令狐冲更多是前盟友,感情上和令狐冲,没那么深。

莫大先生骨子里是个隐士,令狐冲和他情感上也近一些。

桃谷六仙却是插科打诨、无所顾忌、自由自在的一群家伙,所以容他们钻了床底。

这段亲疏之别,也很体现作者的趣味。

《倚天屠龙记》后记里,金庸说:

“周芷若和赵敏却都有政治才能,因此这两个姑娘虽然美丽,却不可爱。我自己心中,最爱小昭。”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版权声明:小蟹 发表于 2022-03-02 13:10:10。
转载请注明:当令狐冲与任盈盈卸下负担,终于洞房花烛之时 | 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博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侵权点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