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人间:一个 24 岁新手妈妈的一年

❤ 提示:本文共10949个字,预计阅读时间28分钟

文章线报 2个月前 小蟹切换:繁體
4,152 0
小蟹官方合作广告

网易人间:一个 24 岁新手妈妈的一年

网易人间:一个 24 岁新手妈妈的一年

1

我生于 1997 年 11 月,还有个 2006 年出生的妹妹,从小爸爸就对我们很严厉,稍有犯错就会招来他的破口大骂。童年的记忆里,不是爸爸妈妈在吵架,就是奶奶和妈妈在吵。10 岁起我开始学习舞蹈,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每年 1500 元的学费要拖好久才交得上,但音乐和舞蹈还是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初中毕业我去读了中专,碰上农村户口免学费的第一年,高考时又赶上了我们大学最后一年招收音乐、美术专业的夏季考生,进了师范类音乐专业。

2016 年 9 月,我从淄博坐了 20 个小时的硬座火车到了赣州,开始了大学生活。入学后我从不睡懒觉,早起练琴,也从不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社交上,只有两三个知心好友,整个大学生活,过得单纯自在。

2018 年 7 月暑假回家,一个闺蜜把她男朋友的哥们介绍给了我。男友大我 1 岁,自己打拼,给别人贴壁纸。自那之后,我和男友天天在一起 “鬼混”,去动物园、电影院,或者在商场奶茶店一坐就是一下午。七夕前,我看中一条项链,暗暗想着攒钱买下来,结果当晚男友说给我买了条项链,图片发过来,竟然就是我看中的那条。

暑假结束后,男友和我一起回了学校,一周后才回老家。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异地恋。2019 年 8 月,我在校兼职没有回家,男友为省钱还车贷,坐硬座火车到赣州找我。国庆节,我们一起去威海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假期。

2020 年寒假回家,1 月 27 日大年初三,我跟男友回他家过年,之后便被疫情隔离在了一起。4 月 4 日是我爸爸的生日,男友提出两家人一起吃个饭。我爸十分抗拒,不过后来一起吃饭时他还是表现得很客气。

4 月 22 日,我的生理期推迟了 4 天,有了怀孕的预感,一大早起来验尿,果不其然是两道杠。男友得知消息,告知他爸爸后,开车到我家同我商量起结婚的事。当晚他给我妈妈发消息说想跟我今年结婚,我妈妈就问我是不是怀孕了,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直说我 “有病”。我提议去打掉孩子,她又说了句 “有病”,问我知不知道第一次怀孕就流产会多容易导致生病。

我问她:“那怎么办?”

“结婚啊。”

当时我爸爸在他房间弹吉他,听到了这两个字,忙跑出来反对,“这才多大就要结婚?”

爸爸后面几天一直偷着跟我妈反对这事,但从来没当我面说过,最后还是妈妈告诉我,爸爸是在听到我怀孕的消息后默许我的婚事的。我为此很长时间里都一直对爸爸有意见,觉得他并不了解我和男友的感情,就胡乱表态。

五一,男友带着父母来我家提亲,双方都没意见,说定了两天后先订婚。可晚上我奶奶打来电话说:“他家穷,没钱,两三万的彩礼就能打发了你吗?” 想着婆婆承诺的 10 万块彩礼,我直接回了句:“用不着你管。” 奶奶又说:“他又没有房子,结婚还能住租的房子吗?” 我只说房子早就买好了,但奶奶仍激动地说:“买了房子,买了那也是破房子!”

这句话我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生气,因为我是女孩,奶奶从小到大对我并不好,长大后跟我的关系也一直不温不火。父母对我们订婚都没意见,她倒一直在反对,我很不痛快。好在男友家对我奶奶的拦阻并不介意。5 月 3 日,我俩顺利订婚,没有大操大办,只是两家人找酒店吃了顿饭。

疫情导致公婆的生意不是很好,加上我怀孕的 “突然袭击”,他们措不及防,原本计划好的 10 万块钱彩礼没有存够。我妈说不用非要 10 万,婆婆却说不行,一定要凑够 10 万零 1 块(意思是 “万里挑一”)。公婆问亲戚们借了几万块钱,又去买了 “三金”,坚持说别家的儿媳妇有的,也一定不能让我缺了,让我很是感动。订婚后,我妈妈留了 1 万块彩礼钱后,把剩下的钱都交给了我老公。

一周后,我和老公在民政局排了 2 个多小时的队,领了证,发了朋友圈,同学老师们都有些许震惊,有人调侃我结婚证是在两元超市买的,但更多的人还是发来了祝福。学校开学了,5 月 22 日我从上火车返校,到了济南就下了车 —— 我始终还是没有勇气独自面对,万一在学校里孕吐我该怎么解释?

6 月 30 日,我们找了家自带婚庆业务的酒店,简简单单地办了婚礼。那天,我第一次见到爸爸哭。我和老公也没怎么说话,生怕一张嘴眼泪就控制不住。大学老师和同学们都跟做任务一样发了祝我新婚快乐的朋友圈,这让一直比较 “特立独行” 的我感到窝心又幸福。

2

婚后我们一直和公婆住在一起,公婆对我很好,但一起生活难免有矛盾,整个孕期,全家都因为我的饮食习惯争执不休。

婆婆坚持认为 “吃辣上火”,会导致孩子有黄疸,我不太确定她说的对错,在网上查了查也没搞懂,直到后来才知道每个新生儿都会出黄疸,只要不是病理性的就没问题。老公也不懂,他既觉得他妈妈说得对,又只能对胃口不好的我妥协。孕晚期的一天中午,公公给我炖的鸡太油,我实在吃不下去,老公就加了点辣椒炒了炒。一场家庭大战由此爆发,老公摔门而出,公公也没吃午饭,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毕竟事情因我而起,我一整天都很愧疚,好在晚饭前老公回来和他爸爸道了歉,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我不适应的还有老公一家每顿饭都要喝稀饭。我每天晨起都要喝杯温开水,婆婆为此常埋怨我 “早上喝了一肚子水再吃饭,怪不得吃不多,稀饭也喝不进去”。怀孕中期我换了产检医院,助产士隔三差五提醒我控制体重,建议我少喝稀饭,我才知道原来稀饭糖分大,喝多了不光我容易血糖高,肚子里的女儿吸收太多糖分也会变胖,不利于生产。我跟婆婆沟通,但婆婆反过来说让我不要听医生的,“(我)弄的稀饭都是杂粮,里面各种营养都有,喝了以后对你也好对孩子也好”。我趴在床上哭了很久,既担心女儿长胖会影响顺产,又懊恼自己无法反驳婆婆的好意,更为老公就在旁边听着却一言不发而无助。

当时的我懦弱、胆小,像是老公的附属品,硬加入到他们家一样,连分家也不敢提,产检花了很多钱,心里还觉得愧疚。可身边没有朋友,很多事情我只能憋在心里。

老公也许是感觉到了些什么,有天晚上因为他睡觉打呼噜,我跑去睡沙发,他醒来时找不到我竟以为我跳楼了。虽然公婆、老公也都算包容我,但我在婆家一直谨小慎微。我理解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我好,但在怀孕的敏感时期,很多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待问题,对很多小的矛盾草木皆兵。

不过,整个孕期还算充实 —— 我结了婚,在家完成了毕业论文,去考了教师编制(没有通过),没有孕吐,没长妊娠纹,没有水肿,不用忌口。

2020 年 12 月 22 日凌晨,怀孕 39 周零 4 天的我在睡梦中破了羊水,和老公收拾东西就去了医院,住进待产室。大夫检查发现我还没有开宫口,于是我继续睡到了早上 7 点,醒来就打上了催产素。

我特别怕痛,打完催产素后疼了一天,但仍迟迟没开宫口。那一天像是一个月那么漫长。因为羊水破了,我双腿间一直夹着三四张叠起来的刀纸(孕妇生孩子时垫在屁股底下吸收恶露的一次性用纸,像大点的卫生纸),下床走动也要时刻注意避免刀纸掉落。助产士来内检时,我疼得鬼哭狼嚎,旁边还站着 3 个实习护士观摩学习 —— 这是我最没有尊严的经历了。

当晚我宫缩醒来,实习护士耐心地引导我放松呼吸,可我仍觉得太痛了,于是助产士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坚持下去,等开到两指再打无痛;要么立马打上无痛缓解痛苦,但这可能会导致发烧,而且需要打两次,要花两针的钱。

在我犹豫不决时,助产士又去问我老公,老公不假思索:“既然疼到坚持不下去了就趁早打上。”

23 日凌晨 12 点,我打了无痛,在待产室睡了这一年最舒服的一觉。早上 7 点,宫口依旧没开,做完检查我被推到另一个房间继续睡,2 个小时后被叫醒检查时,已经宫口全开。

9 点半进到产房,老公也换衣服进来了,我没戴眼镜,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记得他一直在旁边跟我说 “别怕,加油”。他后来说,一进产房看到流血的我,他就忍不住眼泪了。

女儿出生后,护士擦干净她的身体,把她放在我的胸前。我看不清她的样子,但我知道,这是在我肚子里待了整整 9 个月的小宝贝。

怕给老人添麻烦,当天我和老公就把来医院的家人赶回去了,只剩我们俩带着女儿在医院住了 3 天。那 3 天度日如年,我累到随时随地都能睡着。女儿第一次吃奶就咬破了我的乳头,此后每次喂奶我都克制不住发出一阵嘶吼,也不知道是因为涨奶还是乳头皲裂,胸前像一直有一团烈火在烧。

出院前一天,大夫来给我检查身体、抽血,我光顾着给女儿喂奶,没有摁住针眼,肘窝附近出现了一大片淤青。大夫说:“看这当妈的,光顾着孩子了,自己也顾不上。”

那还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我这个当妈的还挺伟大。

3

婆婆说,月子里只要不见冷风,洗澡是没问题的。所以出院当天,我就把女儿交给婆婆带去洗头洗澡,自己也洗了澡。自那之后,每次我洗澡吹头发时,耳边总莫名听到女儿的哭声。

没几天,天气预报说要降温下大雪,婆婆提出要把我老公的爷爷从老家接过来一起住。之前婆婆提起这事,老公都是反对的,“接过来怎么住,你还让我们过日子吗?” 可是那天,他却默许了。我对这事意见很大。不是我不想照顾老人,只是没有任何人在做决定时跟我商量 —— 直到去接爷爷来的那天早晨,婆婆才正式 “通知” 我 —— 除了答应,我还能说什么呢?

一家六口住在一起真的很不方便。爷爷上了年纪,耳背,跟他说话要扯着嗓子。我时不时要给女儿喂奶,爷爷和公公都在家的话,我还得把内衣穿好才能出卧室。

产后半个月,医院通知去免费测黄疸,那段时间女儿的睡眠质量不好,我也想带她顺便看看,公公却觉得我小题大做:“大夫也不一定什么都懂,不过你们要是不放心,就去看看吧。” 之后老公给女儿起名的时候,公公也一直反对他的提议。

老公跟我说:“我必须得出去找房子让我爸他们搬走了,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以为这意味着我俩总算能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可在老公找到合适的房子后,只有爷爷和公公搬走了 —— 婆婆在别人家做育儿嫂,只有周末才休息一天,但她每周回家的这一天,总会让我觉得十分难熬。她算是很好的人,在家总给我做很多好吃的,可毕竟不是亲妈,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亲近。

公公和爷爷刚搬走时,老公因为劳累,每晚都睡得很沉。有天晚上女儿闹着不肯睡,他却已经在床上响起鼾声。怎么哄女儿都不行,我把女儿放回床上,开始不受控制地打自己耳光,扯拽头发,还大喊大叫发泄情绪。那一刻,我讨厌极了床上的两个人 —— 一个不让我睡觉,一个只知道自己睡觉。不知道是我的喊叫声还是女儿的哭闹声吵醒了老公,他赶紧起来抱着女儿去客厅哄睡,我这才得到了片刻安静。情绪平复后,我招呼他们爷俩进屋,给女儿吃上奶,折腾到凌晨 3 点才睡。

回想那天的场景,我还是非常想哭,我安慰自己:那只是产后激素迅速下降导致的情绪不稳定,不是产后抑郁。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一次次的情绪失控和自我安慰中度过。

月子期间,有一次女儿睡着了没吃奶,导致了我唯一一次堵奶,左边的乳房涨得像石头,非常烫手,像要随时爆炸一样。买的吸奶器很不好用,直到深夜,还是痛得不敢面向左边躺。第二天,老公拿热毛巾给我敷,帮我挤奶。之后连续两三次喂奶,我都让女儿先吃左边,这才慢慢缓解了我疼痛。

月子后期,女儿不再像之前那样吃了睡、睡了吃,开始需要人陪着玩。我和老公只能分开吃饭,中午我先吃,吃完就先带女儿午睡;晚上他先吃,饭后就抱着女儿走来走去、再哄睡,等我吃完再来 “交接”,然后他会去刷碗、打扫卫生。我俩慢慢磨合出了点默契,他推掉酒局,暂时放下工作,回家给我做饭,给女儿擦屁股、洗尿布,偶尔趁我和女儿睡觉时抓紧打两把游戏放松。我们都在慢慢适应新的身份角色和生活习惯,一家三口都在慢慢长大。

随着女儿的长大,我和爸爸之间的隔阂也在逐渐消除,他盼着我带女儿回家,想跟外孙女一起玩。

4

老公权衡再三,决定开一家橱柜工厂,虽然要从头开始,但时间上会比较自由。

可他不在家的第一天,我就对自己带孩子产生了恐惧。中午无论我怎么哄,都无法让女儿安睡,我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甚至愤怒地对她说:“你爱睡不睡!”

我打电话给老公,让他听女儿大哭的声音,要求他立即回家,说完,我全然不顾哭得撕心裂肺的女儿,留她自己在卧室,狠狠地关上了门,冲进卫生间。我在卫生间里冷静了许久才回去继续抱孩子,给她喂奶。等老公回家后,女儿已经睡了。

那阵子,我吃不好睡不好,24 小时面对一个总在哭闹的孩子,总是刚睡着就被哭声折磨得醒来,时刻都在情绪崩溃的边缘,隔几天就会爆发一次。我被情绪撕裂成两半,随时会抓狂,但看到女儿冲我笑,又忍不住感到幸福。

最让我受折磨的还是女儿的睡眠,我总担心睡不够会影响她的发育,从网上看了很多视频,也买了一些育儿书学习,立志要把她的睡眠搞好。

影响女儿睡眠的,是满月后总出现的肠胀气。我之前不是没有做功课,但依旧感到手足无措。孩子哭的时候不能一直喂奶,会加重胀气;也不能竖着抱,会伤害她的脊椎。无数个难以入眠的日子,我抱着手机在各个平台查 “如何缓解宝宝胀气”,后来从朋友那里听来,可以带着孩子做 “排气操”、通过放屁来缓解。之后每次喂奶,我一改之前的偷懒,耐心给女儿拍嗝,做排气操听到她放屁时,顿感小有成就。

之后是传说中的 “婴儿睡眠倒退期”,不分白天晚上,女儿总是睡一会儿就醒来,折腾大人。白天,我掐着表在女儿快要醒来时给她轻拍 “接觉”,或者提前把安抚奶嘴塞给她,还是不能 “接觉” 成功,就在她醒来时给她喂奶。有时折腾好久,女儿就是不睡,我只得一直抱着她溜达,走着走着,她就睡着了。晚上,女儿每小时都会醒来一次翻个身,有时因为翻不过去,会小声哼唧,我要搂着她,让她慢慢从 1 个小时变成了 1 个半小时、2 个小时醒一次。若她能 3 个小时才醒一次,我会感动得一塌糊涂。

产后激素下降加上睡眠不足,导致我大量脱发,枕头下面全是头发,发际线也日益后退。

女儿出生的第四个月,我刚适应了独自带她,婆婆收工回来了。

婆婆喜欢研究养生,会些小儿推拿,每天早晨都给孩子 “捏脊”,女儿每次都被捏得哼哼唧唧,感觉很疼的样子,可我认为这对孩子的健康没太大用处。

我产后第一次的生理期那天,正吃着早饭,婆婆又去卧室给女儿捏,我心情烦躁,扔下筷子 “哎呦” 一声就冲进了卧室。婆婆瞪着眼睛看着我说:“咋?” 我没搭话,抱着女儿就出了卧室,然后继续吃饭。吃完后我抱着女儿在卧室里待了一上午,中午婆婆做完午饭,也没有叫我吃饭。

第二天,婆婆就回了她的娘家。我在家里幻想了很多 —— 想着婆婆是去告我状了,她老娘听见我这么对她,让她受了委屈,该多生气啊。就在我和老公以为婆婆也会搬去公公那里住的时候,她又回来了,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告诉我们,她又要去做住家育儿嫂了。

这让我心里一直很愧疚。

5

老公的橱柜厂在忙碌半年后终于小有起色,家里便想让我去济南学习设计橱柜的 “云熙软件”。8 月初,婆婆和我带着女儿去了济南。为了配合女儿的作息,我每天晚上 7 点多就睡觉,早上 4、5 点钟起床,没有午觉时间,每天都头昏脑胀。

这是女儿出生后我第一次每天能长时间见不到她。济南城区没有共享电动车,每天下课后为了快点见到孩子,我都把共享单车骑到飞起 —— 即便只有短短十几分钟车程。女儿因为吃奶、喝水不够便秘,我说不出来的心疼,就想天天就守在她身边。在教了 1 个月之后,女儿学会了和我 “再见”,第一次看见她冲我挥手时,我感觉又有了生活的动力。

9 月中旬,我去了老公在淄博的工厂,正式开始工作,婆婆又去做了住家育儿嫂,我和老公只得一边工作一边轮流带女儿。办公室里没有床,女儿一天两次小睡,都是在车里趴在我身上。带孩子上班辛苦又不方便,我一个三脚猫,也无法满足工厂的对设计工作的要求,短短两周,我们吵了无数次。

月底,老公带着厂里的 4 个工人(公公也是其中之一)和客户一起吃饭。他举着筷子谈论着厂子未来的计划,跟着一起去的我要哄女儿,腾不出手,只能陪坐 —— 这几乎成了我们每次外出吃饭的常态。本来已经到了女儿午睡的时间,可她在吃了小饼干之后一直吵闹。公公为了轮换我一下,一直在狼吞虎咽,我饿着肚子看老公在一旁 “装死”,有些生气,把筷子重重地扔在桌子上。没想到,老公竟然皱着眉头对我说:“带她出去走走!”

我立马抱着女儿出了饭店包间的门,觉得他不能理解我的疲惫和委屈。公公在后面一直在追我们娘俩,路上遇到厂里的设计师量完房赶来吃饭,他停下来让我上车,但我还是不管不顾地继续走。

我生气又失望,可家钥匙在包里,包在办公室,我又没有办公室钥匙,只能抱着女儿顶着烈日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该走到哪里去。走着走着,女儿睡着了,我坐在附近村庄小广场的秋千上抱着她睡,她醒后,我又继续走。看着过往的车辆,我幻想着老公在开着车焦急地找我们娘俩。我在外面 2 个小时,走累了,想回去找公公拿家里的钥匙回家了。好巧不巧,老公打来了电话,问我和孩子在哪里,我告诉他正在往回走,就挂了电话。

老公以为我从饭店出来就回家了,他吃完就直接回厂里了,在办公室看到了我的包,才想着我没带钥匙,赶紧给我打了电话。他给我发消息解释,我读完消息,抬头正看到他在路口等我,眼泪一下流了出来,心里五味杂陈,失望、委屈、难过、欣喜。我想抱抱他,告诉他我有多累,但我又想假装生气,让他感受到我的委屈。

这样的 “出走”,在不到一周后就又发生了。因为设计图不行,我和老公吵架了,我又抱着女儿离开了办公室,叫了网约车,在不远处的树下等车。过了会儿,老公出来了,看到他,我往树后藏了一下,他开着车在路边停了一下,没看到我,就径直开了过去。

当时我甚至想好要怎么独自抚养孩子长大了。上了网约车后,我收到老公的短信:“好好看孩子吧,我想太多了,你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吧,(设计)这玩意你搞不懂。” 之后连续几天,他总是加班,我偶尔就给他发条消息,说自己在家害怕,也不知道吃什么,一天天给自己加戏,那些不快也就慢慢过去了。

这次之后,我再没回工厂工作,又过起了在家专心带女儿的日子。有朋友问起我在家的原因,我和老公开玩笑地回,“再干下去今年年底就要离婚了”。

不知不觉间,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改变,我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不能只依附在老公身边,也不想再继续窝在家里了。

6

我父母要照顾还在上学的妹妹,在带孩子方面也帮不上我的忙。大学的同学和朋友都不在我身边,我唯一能接触到的,是在产检医院认识的两个妈妈。她们分别比我大 5 岁和 6 岁,都是工作很久后才怀孕生子,又辞职做了全职妈妈。我们仨建了个小群,每天聊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偶尔吐槽下身边看不惯的事情。

橙橙妈比我大 5 岁,她孩子比我女儿晚出生 3 天。她和老公都是独生子女,她常埋怨婆婆不帮忙带孩子,又嫌老人逢年过节也只给孩子几百块钱,太少。

我没问过她俩为什么会辞掉工作全职带孩子,我跟她们提了自己想出去工作的念头,她俩常常劝我:“孩子不能给老人带,会带坏的”“孩子前 3 年很重要,必须要有妈妈的陪伴”“孩子离不开妈妈”。

每当听到这些话,我就在心里吐槽:你们俩都快 30 岁了,也工作过那么久,可我才 24 岁,大学刚毕业都没进入过社会,出去工作怎么了?

作为妈妈,我可以说为孩子付出了很多,没有怨言。孩子的成长很重要,但是我呢?我就不重要了吗?父母、老师培养我这么多年,难道只是为了让我在家带孩子吗?

每一个睡不着的深夜,我都在反复问自己这几个问题。我没有觉得做全职妈妈不好,只是我觉得这不该是我现在和以后生活的全部。每个人都同时有照顾家庭的义务和选择生活的权利,都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选择尝试着进入社会,也获得了全家人的支持。

为了保证有人照顾孩子,我在婆婆每周休息的那天去面试。看着女儿见到奶奶时的开心和对于我暂时离开的无动于衷,我还挺吃醋的,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带大的女儿就像个白眼狼。

我在招聘 APP 上投了很多简历,琴行教师、党建专员、新媒体运营、行政专员,有的杳无音信,有的面试邀请,我因为一些考量放弃了。

11 月中旬,一家综合类教育机构要我去面试,给的待遇不错,不过是新开的,生源较少。面试很顺利,老板直接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经过协商,确定入职时间为 12 月 10 日。

11 月底,我去一家琴行面试,老板知道了我的情况后,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你还年轻,一定要工作,不然会和社会脱节的”“自己带孩子很辛苦吧?”“给自己点时间,也给孩子点时间,慢慢适应一下”“你放心,我会教你的”。这些话让我在面试后哭了很久,老板像个善良的长辈一样给我温暖,我很想跟她学习,但无奈一个月 1200 的薪资实在太低。

到了快入职那个教育机构的日子,HR 又联系我说年后再去报到。我发消息质疑对方是不是不想要我入职了,对方回复:“陈老师,不是不要你了,是暂缓入职,现在学员数量不多,你来了工作量也不大,所以才想着要不年后来,当时校长都答应让你入职的肯定就不会食言。”

可直到我找到新工作,也没有再收到过这个 HR 的消息。

12 月 17 日,我去一个私立学校面试钢琴老师,因为没有工作经验而落选了。次日,我又去面试了另一家琴行,很顺利地通过了,因为老板的认可,我决定来这里工作 —— 虽然我对于要不要找工作一直摇摆不定,对进入社会也心存恐惧,面试时甚至想着 “大不了就继续回家带孩子” 的念头,但所幸,这些煎熬结束了。

我现在的一个同事,之前刚从那家不要我的私立学校离职,她后来告诉我,其实那次面试,面我的老师都认为我是当天的面试者中表现最好的。回头想想,我也意识到了有了女儿之后自己的变化:上大学时的我脑袋空空,讲课也是照搬书本内容,一点新意都没有,考教师编制面试时,我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弹琴讲课颤颤巍巍,回答考官问题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答不出来;但那次面试,我不但弹完了准备的钢琴曲目,跟面试官也对答如流,讲课时也能把课堂气氛都带活跃了,会和孩子们互动了。

12 月 23 日,是女儿的一周岁生日,那天我带她下楼喂流浪猫,结果一不小心她就被猫挠了。老公约了朋友一起来给女儿庆生,家里还需要人做饭、打扫卫生,我赶紧带着女儿去医院打疫苗。

社区医院没有专门给周岁孩子用的疫苗,建议我去较近的口腔医院。途中女儿睡着了,到了口腔医院,结果大夫对我说:“你走吧,不是不给你打,是我们这里没有急救中心,如果过敏出了问题没办法处理。”

那句 “你走吧”,差点让我眼泪流下来了。听起来确实很有道理,但我真想赖在那里直到他们给女儿打疫苗。万幸,我在离他们不远的中医院带女儿打上了狂犬疫苗。

疫苗一共要打 5 针,前面 3 针间隔时间都很短,打到女儿见到大夫就会哭,大腿上也留着小针眼。而这一切,明明都是可以避免的,我懊恼不已。

那天回家,老公说了一句话,我记得很深:“我们将心比心,以后我妈带娃的时候可能也会有疏忽的时候,你可别发太大的脾气。”

我忙答应下来。

7

回想磕磕绊绊带娃的这一年,我自认为生活是充实且重复的。

早上 6 点半醒来,难得睡懒觉,就赖床到 7 点半;给女儿洗漱、吃早饭后,老公会带女儿,我洗碗;8 点半老公出门上班后,我和女儿再小睡个回笼觉,女儿 9 点半醒过来,我们就出去遛弯儿,天气不好就在家玩;午饭过后,1 点左右开始午睡 2 个小时,起来后又是出门遛弯儿或在家玩;老公下班早的话,会在晚饭后带女儿,我打扫卫生;晚上 7 点半,我们准时洗漱上床,女儿 8 点睡,我 9 点睡。

网上说 1 岁之后孩子睡眠会变规律,可直到现在,女儿的睡觉问题还是令我饱受折磨。她每天凌晨 2 点必醒一次,这一醒,我也别想睡了,真不知道这场 “睡眠争夺战” 要到什么时候。

我每天都在围绕孩子做各种事情,常常顾不上自己的需求。为了 “遛娃”,我基本上天天出门,戴好帽子口罩遮住没洗头发和脸,天气好时,和楼下带娃的大爷大妈们一起八卦下家长里短,或者带着女儿围着小区四处乱逛,抱着她用夸张的语气告诉她这个是大树,那个是冬青。

手机一天都不会响两声,偶尔响了,老公就调侃我:“谁还能给你打电话?” 接起来后,果然是 “早教” 的推销。网易云听歌报告上写我的 “音乐灵魂” 是 8 岁,还问我是怎么发现《兔子舞》这首小众歌曲的;抖音报告说我最关注 “亲子领域”,一共看了 2812 个育儿视频。

育儿博主们常说要给孩子 “高质量的陪伴”,我不知天天这样陪睡、陪吃、陪玩算不算 “高质量”,只是感慨,自己堂堂一个大学生也沦落到了 “三陪” 的地步。就像傅首尔说的,“你说一个小孩子他能干什么?的确,他什么都干不了,但他能让你什么都干不了”。

我上大学做家教的那家,女主人就是个全职妈妈,那时我跟她说:“好羡慕你,天天待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 这一年里,同样的话,朋友也对我说过很多次。可我现在才能体会那种心情 —— 虽然看上去只用在家,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但这些都是被迫的,照顾孩子的妈妈真想出去淋淋雨,都是件奢侈的事情。

我加入了抖音上一个妇产科医生的粉丝群,认识了来自天南地北的妈妈们,她们最小的才 20 岁,年长的有 40 岁,甚至有一胎、二胎甚至三胎家庭的。群里常有大夫解答一些育儿问题,起初群人数挺多,慢慢退到只剩 107 个人。

很多群友和我一样,24 小时在家围着孩子转。有一个远嫁的群友,婆婆重男轻女,完全不待见她们母女俩,她出了月子就带女儿回娘家了。加上她微信后,我看她朋友圈里除了和我一样晒娃,就是做微商。她还发朋友圈问过哪里有能带着孩子一起上班的工作。

群里一个比我大 2 岁的姐姐,生完老大,一年半后又生了老二,老二 6 个月的时候,她又怀孕了。她在群里咨询上避孕环的事,妈妈们都炸了,不约而同地回复:“让你老公去结扎。” 但真正结扎的男人却没几个,包括我老公,他也说过很多次要去结扎,但我知道他不会那样做,毕竟这会令他非常没有面子。

那次的讨论中,群里一个妈妈说:“不要戴安全套,那个也会怀孕,就得让男的去结扎才行。” 我当时怒怼了她,说了安全套的重要性。可后来一次聊天中我才知道,她只有 20 岁 —— 我脑子里 20 岁的生活,还是大学操场上的晚风,图书馆里的奋笔疾书,宿舍里和舍友们数不尽的八卦,或是一段羞涩的恋爱。可她的 20 岁,只剩下生活的鸡毛蒜皮和孩子的屎尿屁,我突然有些可怜她,也想到自己。

抛开女儿、姐姐、妻子、儿媳、母亲这些身份,我还是我自己,我有自己是否结婚、是否生育、甚至是否存在的权力。我应该要冲破所有束缚我的枷锁,生命只有一次,要永远为自己而活。

后记

2022 年 1 月 3 日,是我第一天上班的日子。公司到家要半小时的骑行距离,公公给我买了辆电动车。

到公司先和老板聊了一上午工作内容,可还是因为想女儿而偷偷哭了。中午我申请回家吃饭,想趁机抱抱女儿。到家时,女儿正午睡,我没吵她,当收拾好准备出门时,她醒了,在床上哼哼唧唧伸着手要我抱,我的眼泪突然又止不住了。

琴行有销售部、教学部、市场部和售后部,我现在正在各个部门轮岗,看哪个岗位更适合自己。工作的这 2 个月,我先是在售后部给客户打了一周电话约时间 “调律”,又在教学部待了一周学习教学方式,又转到销售部系统学了钢琴的销售技巧。

现在,老公承担了更多家里的事,每天都会准备好我的一日三餐,让我省了不少力气。女儿很少生病,越来越省心。她现在完全听得懂我的话,不让做的事情就不做,有时还能帮我取些东西。她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小脾气,偶尔会冲我和老公撒娇要抱抱。

生活虽然一地鸡毛,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家里有人帮衬着过日子,总归是一件幸福的事。

三八节早上,我看到了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摄影师的作品 “Becoming A Mother”,摄影师拍摄了 33 位女性怀孕期间和生产后的对照肖像,只拍摄面部,像是证件照。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总有人觉得养儿育女是件很容易的事,其实当中苦难数不胜数。”

我看着这些图中的女性,觉得以前在网上看到的 “当妈妈的女人眼里就不再有光了” 说得不对,明明她们做妈妈之后的眼神更加温柔坚定了。

我相信自己也正经历着这样的蜕变。

来源:网易人间

               
 
版权声明:小蟹 发表于 2022-03-15 12:53:42。
转载请注明:网易人间:一个 24 岁新手妈妈的一年 | 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博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侵权点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