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可能在杭州手里

❤ 提示:本文共235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热文推荐 6个月前 小蟹切换:繁體
5,464 0
官方广告位

文章目录[隐藏]

答案可能在杭州手里

答案可能在杭州手里

从 3 月 13 日晚上 8 点多开始,住在余杭区和上城区的很多人,都收到了物业挨家挨户发放的新冠抗原检测试剂。

要知道,在这两天前国家药监局才刚刚批准了新冠抗原自测产品的上市。实体药店都还没有自测试剂的现货供应。线上平台有了预售商品,但只能预约购买一人份,发货时间也至少需要:

15 天。

即便如此,很多渠道的自测试剂都迅速售罄,排队被捅喉咙的恐惧,深深印在大家的脑中。

到了今天,余杭区和上城区以外社区和学校,也开始了试剂盒子的派发和用法培训。

杭州师范大学仓前校区的学生璐璐告诉社长,13 日下午 7 点,学校开始通知全员试剂盒自测,到 9 点半,就完成了检测上报,并获得全部检测结果。

余杭区的新冠自测,自愿、免费、送上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并且人手一个。和试剂盒子一起送到大伙手里的,还有一份自测教程。8 个步骤,完成整个自测流程,只需要:

15 分钟。

不出门坐在家里就完成自测的舒适体验,让很多人感叹,“换成排队检测,怕是要排整整一个晚上。”

不光是避免了排队引起的聚集感染风险,也省去了短时间核酸检测所需要的人力物力。

杭州人民超前用上的自测试剂,来自两家本土生物技术公司,博拓生物与莱和生物。作为余杭区管辖范围内的上市企业,博拓生物更是承包了提供给百万余杭居民的自测产品。

博拓显然没有预料过自己会因此一夜成名。发放试剂后的第二天一早,博拓便赶忙解释,余杭政府派发自家自测产品,并不是销售行为,而是:

应政府和防疫办要求进行的免费捐赠。

毕竟,没有拿到国内抗原检测试剂的销售相关证书。

在应召余杭政府抗疫需求前,博拓的 rightsign 试剂盒子仅出口销售至欧洲、澳洲。因此,杭州所发放的试剂产品包装和说明书,只有英文。

短短一两天的时间,余杭区政府不仅联系上了家门口的生产企业,还把百万物资派发到各个街道社区,快速且有序地完成了全民自测:

速度快得试剂中文包装都赶不及印刷。

作为杭州居住人口的第三大地区,余杭区拥有超 130 万的人口总量。也就是说,余杭在一夜之间,就完成了超百万人次的新冠自检初筛工作。

余杭区、上城区之后,萧山区、拱墅区、滨江区等也开始在社区、企业、学校发放抗原检测盒,把自测作为全员检测的主要形式。

除了博拓的 rightsign 试剂、莱和的 lyher 试剂,杭州免费派发的试剂还包括艾康、 中翰盛泰、奥泰、协合 、睿丽公司的产品。这些试剂有一个共同点:

它们都是杭州出产的。

社长算了下,除了博拓生物和莱和生物两个本地企业,杭州生产销售新冠检测试剂的企业,至少还有四十多家。

新冠检测试剂市场共有 359 家生产企业。算起来杭州企业就占了:

九分之一。

光在余杭,像博拓这样生产检测试剂盒的医疗工厂就有很多。

有位余杭当地年轻人小季告诉社长,因为去年国外新冠自测需求高涨,这些医疗工厂订单火爆,急需大量赶包装的临时工,工价甚至开到了 21 元每小时。自己因为春节前后比较空闲,也做过一段时间。

小季还说,自己不仅在博拓做过,也在安旭、恒奥、博进几家余杭本地生产企业当过临时工。在工厂里,小季和她的同事们需要操作印刷机器、包装组装试剂盒,还要经常上夜班。

绝大多数时候,小季只需要把试剂、干燥剂、说明书等几样东西装进包装袋里,一小时就能装好几百袋。这些摆放好的袋子,会有专人收走,操作机器封上口。有时候,小季也需要操作移印机器。

活儿虽然简单,但如果达不到产量要求,“就会叫你直接走人。”

去年,是小季和其他临时工最忙碌的时候,因为这些生产企业纷纷做起了新冠抗原检测的生意。在国内售价超 30 元的抗原检测试纸,毛利能有 9 成。

博拓的财报也说明了这一点,去年,他们的营收直接增长到了 18 亿多,其中百分之九十的收入,来自出口新冠检测试剂。

在医药领域,POCT 诊断试剂可以说是门槛最低的一类。只需要充足的原料(抗原抗体)、一台给样仪、一台切割机,几个临时工, 就能搭建出整个生产线。

共持有公司近 7 成股份的余杭籍老板陈音龙一家三口,身家也随之暴增。

而博拓生物在进入试剂市场前,只不过是一家做医药包装的塑料工厂。实际上,现在的博拓也更像是一家披着生物科技外衣的包装工厂。

从博拓的招股书上可以看到,其最核心的检测发明专利,是通过外购获取的。主要的生产原材料抗原抗体,是向另一家叫做启幸生物采购获取。博拓自己也承认,自产原料用量占比只有 2% 左右。

博拓从医药包装公司转型为试剂生产企业,是在 2011 年。这一年,前艾康生物和艾博生物的吴淑江加入博拓,成了公司的总经理、第二大股东。他也是博拓管理团队内,唯一一个具有生物研发专业背景的高管。

艾康和艾博,都是杭州最早生产检测试剂的生物医药外企。在艾康、艾博这两家大型企业的灌溉下,更多像博拓、安旭、奥泰这样主营检测试剂的生物公司成长起来,甚至实现了上市。

如果翻开这几家上市公司的招股书,就会发现,有不少创始人或者高管,出自艾康和艾博。

大型医药外企的技术,结合杭州活跃的民间资本,催生了大批同一时期迅速成长起来的检测试剂生产企业。也让杭州能够吃上螃蟹,成为第一个大范围用上新冠检测试剂的城市。

这几天,和试剂生产工厂一样忙碌的,是杭州的众多劳务派遣公司。他们忙着帮这些生产新冠试纸的医疗厂招大量临时包装工:

包吃包住,一天能挣 240 块钱。

可以说,杭州通过给自家公司开绿灯,成了第一个在国内率先大面积用上自测试剂的城市。社长还注意到,杭州甚至快速推出了一套抗原结果联网系统,通过扫码上传,就可以在支付宝在线查询抗原检测结果。

如果这条路行得通,那将会彻底改变目前的新冠筛检流程。

上海和深圳疫情四起后,关于抗疫战术的讨论开始松动了。前几天,张文宏医生发了一条微博,言语间已经在探讨放开严格防疫管制的可能性,他开出了六条药方,其中第四条就是:

可以负担得起的广泛提供的居家检测试剂。

显然,杭州是在下一盘大棋。而杭州的企业,或许会成为这盘大棋中的最大获益者。

               
 
版权声明:小蟹 发表于 2022-03-17 13:50:26。
转载请注明:答案可能在杭州手里 | 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博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侵权点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