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造富神话破灭:期权 “大饼” 不香了

❤ 提示:本文共435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文章线报 7个月前 小蟹切换:繁體
5,360 0
官方广告位

互联网造富神话破灭:期权 “大饼” 不香了

互联网造富神话破灭:期权 “大饼” 不香了

文 / 王琳、翟元元

来源 / Tech 星球(ID:tech618)

被视为互联网时代最后一个超级独角兽,字节跳动什么时候上市,几乎成为了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

最新的进展是,字节迎来了新任的 CFO 高准。她已为 100 多家公司的上市和其他资本市场融资项目提供了法律服务,几乎涵盖了过去十年中国科技互联网行业所有大公司,在行业内可以算得上是大牛级的人物。

13 天后,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计划成立抖音集团。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显示,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 2022 年 5 月 6 日。

分拆抖音上市,这一消息对许多字节跳动员工来说,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不过,后来也有消息称,考虑到市场环境抖音不太可能最近半年内正式启动 IPO,这让字节员工财富自由的梦想更远了些。

就在上个月,字节刚刚开启了今年的期权换购计划:年终绩效在 M 以上(含 M)的员工均有资格参与,个人换购上限不得超出当年的年终奖总额。这意味着,员工可以把年终奖奖金折算换成公司的期权。多位字节跳动员工告诉 Tech 星球,他身边的很多人都没有参与这次换购期权计划。

不止字节,还未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中,哈啰、猿辅导、小红书、VIPKID、Keep 等公司很多员工,也降低了对期权的预期。

过去,市场行情高涨,大家对公司上市满怀期待,眼看着股价飙升,员工手里的期权跟着翻倍,一夜暴富、财务自由的故事比比皆是。

但是,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公司要苦等多久才能上市,以及能否上市都是未知数,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而且,即便能够上市,当下的行情也非常不乐观,看看过去一年众多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处境便可想而知,股价腰斩、市值大幅蒸发缩水,有的甚至只剩零头了。

所以,互联网公司打工人对期权的崇拜破灭了,期权这样的 “纸面财富” 不香了。更多人图一个拿在手里的安稳和确定性,毕竟,现金为王,要的是 “落袋为安”。

变冷的期权换购季

10 万多字节员工最期待四月了。这个时候,年度绩效沟通完后,年终奖会发放。这意味着过去一年的辛劳有了切实的回报。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机会换购字节期权了。这曾经是人人都垂涎的机会。

从 2019 年开始,每年 4 月绩效沟通结束后,在发放年终奖时,字节会提供两种选择:现金,或者将年终奖奖金兑换成期权,换购上限不得超出当年年终奖总额。

字节规定,年终绩效在 M 以上(含 M)的员工均有资格参与。不过,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在 M 评价以下只有 3 级,内部人士估算 60% 以上的员工都有资格参与年终奖与期权的置换。这意味着有超过 6 万人有资格参与期权换购计划。

字节跳动是近两年来最受瞩目的互联网公司。旗下短视频平台 Tiktok 用了 4 年月活用户就达到了 10 亿,无人能出其右。

字节的估值也随之疯涨,最近在一级市场,给出的估值已经超过了 4000 亿美元。期权授予价格也逐步攀升,从 2019 年开始,字节员工的期权授予价格分别为每股 44 美元、48 美元、126 美元和 142 美元,约为市场价格的七折。

起初,员工们为公司的飞速发展而欣喜。估值的上升意味着,授予价格和最终上市价格差额越来越大,员工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财富。

一位加入字节跳动 3 年多的员工表示,去年,自己将所有的年终奖都换成了期权,身边的大多数人也是。这曾经是字节员工最期待的事情。

但今年,员工换购期权热情明显降低了。不少字节员工告诉 Tech 星球,今年自己完全没有换购,身边也几乎没有人换购。“不看好的居多”,一位字节员工补充道。

一位在 2019 年加入字节的员工表示,自己第一年将年终奖全部换成了期权,后面再也没有这样做过。他的理由是,字节的估值太高,价差不够。但他还是选择换购一部分,只是比例越来越少。

据 Tech 星球了解,这是不少字节员工的选择。

员工们期待上市套现,但市场环境和行情的不确定性,让字节员工逐渐降低了预期。

或许是为了增强员工的信心,去年字节罕见地开启了两次期权回购计划。这意味着,员工可以把自己手里持有的公司期权,通公司回购的方式从而实现套现。

当时有员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连续两轮的期权回购也许是为了弥补员工在公司取消大小周之后的工资损失。同时,由于此次回购所得属于工资薪金所得,因此缴纳的税款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Tech 星球从多位字节员工处了解到,字节的期权回购计划是针对持股 100 以上的老员工,公司会发邮件通知,但更具体的规则没有公开。字节期权是 75 折回购,不过离职员工的回购价格可能更低。据悉,最新离职员工的回购价格是 106 美元,在职员工是 142 美元。

有些字节员工放弃换购期权,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一位字节员工告诉 Tech 星球,和其他互联网大厂不一样的是,字节是期权竞业,离职后开启竞业不用另外付竞业款。但是一旦离职被开启竞业,基本数得过来的公司都不能去,自己花年终奖买的期权,如果离职未遵守竞业条款,该期权自动失效。

财富自由幻灭:拼搏一场,青春错付

很多人开始从期权的憧憬中走向 “梦醒时分”。

期权崇拜,是互联网时代的特殊产物,曾经,期权意味着造富神话,一夜暴富、高收益的代名词。阿里、腾讯、小米等互联网大厂,以期权造就了成千上万实现财富自由的互联网新贵。2018 年小米香港上市时,报道称小米近三成员工分到期权,5499 名员工,人均到手近千万元。

但现在,期权崇拜正在被打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造富神话逐渐破灭。互联网打工人开始清醒地接受 “期权难再实现个人财务自由” 的现实。

几天前,字节再次被传上市,但字节员工高远对此已经形成免疫,“每年都在传上市,到现在还没上”。在高远看来,期权或许就像过眼云烟,现在已经看淡了。高远自称 “上市锦鲤”,因为之前就职的公司包括:新东方、跟谁学、朴新,且在每一家公司都拥有期权。

大厂一般每年都会授予公司老员工一定的期权或股权,高远在新东方工作四年,第三年的时候得到 5000 股期权,行权时间为 4 年,意味着四年之后才能全部将期权兑换完毕,但高远只行权了 25%,便跳槽到了在线教育公司 “跟谁学”。

然后在 “跟谁学” 经历了过山车式的股价震荡,眼睁睁看着公司从 140 多美元跌落至 3 美元,财富急速膨胀再到瞬间被打回原形。所以,同样只行权了 25%,高远便从 “跟谁学” 去了朴新,争取到了后者 2 万股期权。但因为任职时间很短,没等到行权,他就离开选择去了创业公司。后来公司被字节收购,高远因而顺理成章拥有了字节的期权。

个人成长路径多次与期权擦肩而过,让高远现在对于期权变得格外 “佛系”,“坚持长期主义是真的,学习到本事才是真的”。高远称,不会计算自己手里的期权价值多少钱,当然也不会在字节公司回购期权的时候卖出手里的期权,期权成了 “纪念品”,“人各有命,都是纪念。”

同样佛系的还有猿辅导、哈啰等公司员工。2021 年原本有望成为 IPO 大年,猿辅导、哈啰、VIPKID、Keep 等独角兽公司都在资本市场排队等着上市,但最终都被卡在上市前的临门一脚。

猿辅导员工木子告诉 Tech 星球,从去年开始,已经把期权看得非常淡了。美股 IPO 基本暂停,手里的期权基本化为一张废纸。退一步讲,即使公司顺利上市,但现在大环境不好,通常上市即破发,期权也没有办法套现。

木子表示,他有两个朋友,一个在贝壳,一个在每日优鲜,手里的期权原本能够买套房子的,后来连个厕所都买不了,破发非常严重。

账面财富缩水,“一套房子蒸发” 的故事比比皆是。某独角兽公司员工告诉 Tech 星球,她的一位在线教育公司朋友,因为对公司抱有足够信任,在公司奖励的期权之外,还自掏腰包购买了近百万的期权。按照公司上市后最高股价发展,他手里的期权有望价值 2000 万元,足够在北京购买一套房子。但后来公司股价暴跌,市值腰斩,一路跌至谷底,他的期权至此被完全套牢。买房计划破灭,换车梦彻底破灭。

“反正就是不上不下吧,痛是肯定痛的。但可能之前仰望星空,想再买一套房子。现在就不提了。换车也不提了。拼搏一场,青春错付。” 上述人士说道。

保住工作现金为王,期权神话破灭

互联网公司的薪资大多是按照总包来计算,由现金和期权构成,期权按照当时公司的估值折算成股份。依据比例不同,HR 会给出两种选择方案,一种是现金多,一种是期权多,在发放的那一刻,两种方案,薪资总包相当。

这种薪资结构让不少互联网公司的基层员工,可以享受到公司上市的红利。但是,这种红利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一位快手员工最近总是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她告诉 Tech 星球,她当初选择了现金多、期权少的方案。而选择现金少、期权多的一位快手员工直言,股价跌得自己总包直接缩水 40 万。这是很多在北京的打工人一年都赚不到的收入。

从上市至今,快手的股价从开盘价 338 港元跌到 63 港元,虽说股价更多反应情绪价值,但这样的情绪最容易让人焦虑。

现在,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打工人选工作时,倾向于现金优先。

一位被终止上市的独角兽公司员工告诉 Tech 星球,如果是早两年,大家普遍会说,找工作多要点期权,现在则变得更现实,更在意 “落袋为安”,会建议到手的更好 ,多要现金。“反正靠期权发不了财,但是如果套现就是小惊喜。”

期权潜在价值当然足够吸引人,以字节为例,2019 年,字节跳动期权交易价格约为 40 美元 / 股,到了 2020 年 4 月,期权价格上涨到 48 美元,字节跳动以 48 美元 / 股的价格允许员工将年终奖兑换成期权。到了 2021 年,字节跳动两次回购期权,将价格拉高至 132 美元。2022 年,字节期权价格已经突破 200 美元。据《深网》报道,目前内部字节跳动期权交易价格为 200 美元 / 股。这意味着,即便字节不上市,手握期权的员工通过公司回购套现,也都挣到了钱。

但不是所有公司都有能力像字节一样,回购期权让员工套现。猿辅导员工木子称,不上市的公司,极少有回购期权的,因为现在企业也没钱。而且上市也不代表完全上岸,现在互联网公司上市即破发,期权几乎形同废纸。

此外,接受期权高收益的同时,也要承受它的 B 面,高风险。上述员工表示,期权就是一个赌博,而赌博意味着有输有赢,玩家需要有愿赌服输的心态。最重要的是,玩家要清醒地明白,试图通过期权一夜暴富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在中概股暴跌,上市公司市值普遍缩水 50%-90%,一年蒸发 1 万亿美元;降本增效,裁员成为互联网公司新常态的大环境下,期权神话破灭的时间提前了。

期权崇拜被打破,这种清醒正在从互联网人传导至应届生以及在校生,年轻人应聘时也不再相信企业画的大饼。期权存在太多不确定性,即便有幸获得互联网大厂期权,距离完全到手套现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归属时间、行权价、退出机制、交税。很少有人能走完这个通关游戏,拿到现金。

如今,手握大量期权的互联网打工人已经形成一个共识,眼下保住工作,每月还有现金流就很好。“现在大家都不想太计较期权,如何保住工作才是第一位的事情”,木子说道。

(备注:文中高远、木子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小蟹 发表于 2022-05-17 13:37:04。
转载请注明:互联网造富神话破灭:期权 “大饼” 不香了 | 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博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侵权点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