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口悠纪雄的《失去的三十年》

❤ 提示:本文共2210个字,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文章线报 2个月前 小蟹切换:繁體
4,064 0
官方广告位

野口悠纪雄的《失去的三十年》

野口悠纪雄的《失去的三十年》

@北京塞冬:今晚看了野口悠纪雄的《失去的三十年》,网上评分很一般,但看了看感觉还蛮有意思。

毕竟是一位全程经历了日本从崛起到 “失去”、且在中年 / 壮年期大量到欧美工作 / 学习 / 研究 / 对比的 80 来岁老人。文风就像码微博或公众号,比较随意。

摘取几段(以下都是该作者的经历和观点,不代表本人观点):

作者 70 年代末在英国做研究,感慨英国衰落成了 “博物馆”,只有 “过去留下的宏伟遗产”。90 年代初,英国人均 GDP 只有日本的一半。但没想到的是,后来英国通过高端服务业逐渐 “复活”,人均 GDP 反超日本。

作者 80 年代去美国,当时正值日本车冲击美国汽车产业,美国和日本就汽车 / 关税问题不停谈判。他看到美国制造业和工业城市大片衰败。但后来美国迸发了诸多新产业,连曾经破败的一些工业城市,也诞生了 IT、医疗、金融、教育等聚集的新城区。

作者曾在冷战时去过德国,当时在想,“东西德合并后,不就是德国的时代了么”。但后来,德国和日本类似,都没赶上新一波产业和技术革命,没能像英美那样成为引领者。

90 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连带大量金融地产机构破产,政府斥巨资填坑挽救这些破产巨头,让民众背上巨额财政负担。相反,英国 80 年代遇到金融危机时,采取 “金融大爆炸”,英国传统银行几乎全部被淘汰,如今活跃在伦敦的金融机构,和 20 世纪 80 年代的完全不同。

“美国和英国的金融业变革并不是源于政府的改革政策。政府所做的只是放宽限制,主导改革方向的是市场的力量。但是在日本,这样的市场力量并没有发挥作用。”

“日本社会无法应对世界经济的巨大变化,是因为日本人对组织过于依赖,且太相信组织。人们都认为组织会永远持续下去,无论如何肯定是能依靠得住的。”

“日本没有出现国家崩溃的情况,最终选择以把责任推给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通过这种方式苟活下来的日本社会,简直病态。”

21 世纪头几年,由于美国房价上涨、需求旺盛,日本出口重新恢复增长,日本企业开始在国内新建、或者从海外回流制造业产能。但美国房产泡沫破灭、金融危机后,日本出口大减,曾经 “复苏”/“回流” 的出口和制造业产能重新萧条,且无法与新兴经济体竞争,如曾经引以为傲的显电视 / 显示面板产业被淘汰和收购。

2004 年左右,作者在斯坦福访学,看到美国制造业工厂转变为商场、办公楼,“工厂从加利福尼亚消失了”,而日本从东京到大阪的新干线沿线全是工厂,作者感慨这是 “天壤之别”。与此同时,当美国的互联网基建和应用蓬勃发展时,日本在这方面则很落后。

20 世纪 80 年代,在斯坦福的中、日、韩留学生都是 100-150 人。到 2003 年,中国留学生超过 400 人,日本减少到 100 人以内,韩国则超过 300 人。又过了几年,来自中、韩的留学生还在增加,日本已经成为 “其他”。

08 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当时日本经常有这样的言论:“日本应该将自己 20 世纪 90 年代处理金融危机的经验传授给美国。” 当时的日本流行起 “美国经济已经崩溃” 的说法。

但是,“日本的经验毫无参考价值”。“对不良债权的处理,日本政府是以极不透明的方式来进行的。就连投入了多少公共资金,以及这些损失又怎样被分担的都说不清楚,而且,也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也有人从中受益,那就是从银行和金融机构贷款却没有还钱的企业。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些企业。能让如此违背常理的事情泛滥猖獗的国家,全世界应该也只有日本了。”

“美国的金融危机以惊人的速度结束,美国经济迅速恢复… 而收到严重冲击的只有残留着旧式产业结构的日本”。

“日本并没有充分享受到世界经济大变化带来的利益,反而因为与新兴工业国家和地区的竞争,导致国内产业凋敝。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日本的产业一直局限在旧式的产业结构中。”

“为了让这些旧式产业生存下去,日本政府采取了宽松货币政策和日元贬值政策。也就是说,尽管真正需要改革的是产业结构,但由于日本政府目光短浅,最终采取了完全相反的经济政策。”

“在日本的经济政策讨论中,代表劳动者和消费者的政治势力并不存在。”

作者认为日本未来必须应对的三个课题:1、老龄化;2、紧跟世界变化;3、弥补改革的滞后。

关于老龄化:
“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人口老龄化问题就开始被提及 ,但是,当时人们都认为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并没有采取任何根本性对策。”

“不采取根本性的对策,这一点到现在也依然没有改变。”

关于转型:
“转型就必然伴随着巨大的阻力,因为有一部分力量要想方设法维持现有商业模式和产业结构,所以经济结构一直无法改变。”

“经济结构的改革不仅极其困难,而且成效很慢,即便进行了改革,也无法对眼前的形势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因此,日本政府的一贯作风就是‘优先解决眼前的紧急问题’,一直以来日元贬值政策来刺激经济。”

“很多政府人员认为‘通过宽松货币政策和日元贬值来刺激经济就可以’,只要这种想法一直存在,日本就不会有未来。“

“在日本,‘白色出租车’是违法的,因此优步这类新型服务业无法发展。同样,爱彼迎这类民宿服务在其他国家都有着不错的发展,而在日本,很多民宿都是违反《旅馆业法》的。如果想要将新兴的金融科技企业引入日本,壁垒就更高了。”

“要想实现经济增长,日本政府最应该做的就是放宽限制。在日本政府提出的增长战略中,‘放宽限制’就像口头禅一样多次被提及。但是,所谓的‘放宽限制’大多都是表面上的一些措施,并没有真正触碰到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以上都是该作者的经历和观点,不代表本人观点)

                   
     
    版权声明:小蟹 发表于 2022-05-17 13:38:19。
    转载请注明:野口悠纪雄的《失去的三十年》 | 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博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侵权点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