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身份是一种枷锁

❤ 提示:本文共1298个字,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文章线报 1个月前 小蟹切换:繁體
1,040 0
官方广告位

文章目录[隐藏]

大学生身份是一种枷锁

大学生身份是一种枷锁

本人男,26 岁,普通一本大学毕业。考研考公多次失败(确实没有努力学习),家里蹲到今年才去工作。

直到真正到招聘市场上找工作的那一刻,我才深深的了解到疫情之下的就业情况有多严峻。之前的一切对于工作的美好幻想以及所谓的 “选择” 全都破灭了。在满大街的客服与销售工作中,我选择了去必胜客工作。我的想法是这样:与其去那些 “不太正规” 的小公司,还不如去一个较正式的,成熟的大企业,即使在那里的工作只是服务员。我不能说去做这样一份不太体面的,地位较低的工作,我的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但父母的宽容与自我期待的降低使我没有产生过多的自卑心理。我从小到大的生活是平静而舒适的,父母的工作是体面的。我可以说我从未体验过真正的自卑,也不知道抬不起头是什么滋味。我想我的父母也没有体验过。

必胜客的工作并不复杂,一个本科生很快就可以掌握并且做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幸运。我所去的这家店,年长的大哥阿姨们脸上经常洋溢着一种朴实的快乐,她们的微笑直到今天仍然温暖着我的这颗有些冷漠的心。走在今日的大街上,你绝看不到这样纯粹朴实的面容。年轻的管理组小哥哥小姐姐们,虽然她们的学历不高(最多大专),但是那种青春的活力比大学里的学生更加彰显。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束缚着她们,玩笑与打闹可以贯穿于工作的始终。在必胜客工作的半年里,我的由于长期家里蹲的孱弱的身体迅速的在快节奏的体力劳动中强健起来,我的阴郁心情不断地被店里的活泼又接地气的氛围所感染,甚至达到了有生以来最开朗的状态。随着我学的越来越多,有的时候便可以独当一面了,把事情做好的那种责任心不断地涌现出来,完成一份任务的那种踏踏实实的成就感也给了我许多工作的意义。

总而言之,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逐渐适应了这份工作,不再产生排斥心理,甚至想在这里好好干下去不断晋升。但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在哪里工作,每次回到家里都会不自觉的避开邻居,生怕他们问我在哪工作。我的父母对我的第一份工作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毕竟比在家里待着强),但是对别人仍旧讳莫如深。我在家里可以随心所欲的和父母分享工作中的见闻,但只要想象到外人(亲戚,邻居,同学)得知了我的工作,马上就从头顶冷到了脚底。我不敢想象我的同学(尤其女同学)知道了我的情况会如何评价,我也不敢想象亲戚朋友知道了后会如何评价我的父母。

我的本科学历已经成为了一副沉重的枷锁。我本身并不排斥那些低学历的工作,任何工作想要做好都是要花费许多心思的,本科生也不一定就能表现优秀。在周围人的眼光中,一本毕业生进入餐饮服务业仿佛是一件十分丢脸的事情。如果你不去玩命的卷考研卷考公,那就是不上进的表现,你的家庭也要跟着你蒙羞。

“如果我没上过大学就好了,我就可以十分坦然的去从事社会上的各种工作,去体验百味人生。”

我知道自己没本事考上研究生,也没本事考上公务员。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跨过这道心灵的槛。我对自己没什么可后悔的,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但是我为父母而难过,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去体会抬不起头的感觉。

有句老话说:晚岁无成就,低头避故人。哈哈哈,我年纪轻轻就已经开始避故人了,,真想大骂这社会一句,我偏不按你设定好的路线走。

来源:豆瓣

               
 
版权声明:小蟹 发表于 2022-11-07 15:45:47。
转载请注明:大学生身份是一种枷锁 | 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博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风暴蟹自媒体导航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侵权点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