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2023-01-26 创建 2,547

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岳飞之死,之前说过:无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后世有许多人替岳飞找罪名,许多都不自觉地,站在了秦桧或赵构的视角 —— 比如高育良书记就说,岳飞情商低。

这是个陷阱:好好的一个人,干啥要站在秦桧赵构这种狗屁东西的视角,去给岳飞挑刺?

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岳飞年少爱喝酒,赵构让他到河朔别多喝,岳飞便从此戒酒。

后来岳飞为什么说直捣黄龙时,“与诸君痛饮”?—— 因为他为了赵构,很久不喝酒了。

与曹成作战时,岳飞特意叮嘱张宪:

“诛其酋,抚其众,慎勿枉杀,累主上保民之仁。”

—— 真是处处给赵构留面子。

刘豫兵马要打来,当时另一位中兴名将张俊怂了想撤。岳飞正有眼病,但一听到赵构宣召,立刻带病赶来。他来时,刘豫的兵已经撤了。赵构却很满意,亲口对赵鼎说:

“刘麟败北不足喜,诸将知尊朝廷为可喜。”—— 他也知道,岳飞对自己够敬重。

也有人说,岳飞曾经劝赵构立太子,是大忌。然而岳飞当时做这事,是出于忠心;他是悄然上奏的,给赵构留足了面子。

之后赵构自己立了太子,岳飞见过后,立刻大喜说中兴基业有望:态度很谦恳。

也有人说,岳飞风格太张扬。然而张浚说岳飞的风格是 “避宠荣”。他是懂得避嫌的,不断推让各色封赏。并不让自己处于嫌疑之地。还拼命打压自己儿子岳云的功劳。

对赵构这路缺少安全感的昏君而言,岳飞有兵权有军功,本身就是罪。

对秦桧这路控制欲极大的奸臣而言,岳飞居然功高清白,而且不配合自己耍流氓搞诬陷,也是罪。

赵秦二贼,求和为上;杀岳飞就可求和?好耶!

赵构是为了议和而杀岳飞。秦桧是为了杀岳飞而促议和。

替昏君奸臣去给岳飞找罪状,那才真是鸡蛋里挑骨头。

所以话就说到这儿了:

除非站在这二贼角度,否则,岳飞实无罪。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赵构最让我觉得滑稽的一件事,是这样的:

之前岳飞收复荆襄后,赵构去问胡松年:我知道岳飞治军好,没想到破敌也这么出色!

胡松年估计都听愣了,只好跟赵构说个基本常识:

惟其有纪律,所以能破敌 —— 换我是胡松年,大概还得补一句:

本来纪律和破敌效率就可以是正相关的,怎么您还给弄两边去了呢?

大概赵构那会儿,活了半辈子,还不知道治军纪律与战斗力是挂钩的 —— 反过来想想,他之前接触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又或者他潜意识里就觉得:能打仗的都是无秩序的流氓,治军靠谱的都是不能打仗的庸才?

所以这辈子缺安全感缺到发疯,遇到个能打的,就要按死才放心。


 

1140 年北伐,金军南征,赵构慌了手脚,连下御札,让岳飞出兵:这时用得着他了,话说得很亲切。

此时岳飞在鄂州,在荆襄之地经营许久。北伐是他夙愿,终于可以了。

金军在顺昌,攻打刘三相公刘錡军时受挫。

在赵构看来,适合苟延残喘;在岳飞看来,正好就势反击。

岳飞一向希望的思路:三军北伐,左军在陕,右军在淮,自己在中;哪怕左右路不出击,好歹可以牵制金军。

如此岳飞自己,从荆襄向河南,可以大胆攻击;加上他一直谋划的 “连接河朔”—— 跟河北的敌后部队一起合力,让金军四面起火。

立体攻势。

1140 年夏天,岳飞中路军出击,一路克颍昌,克陈州,克郑州,克洛阳。

离开封不远了。再往前一步,就还于旧都了。黄河以南的国土,大有可能收复。

之后是著名的郾城大捷。杨再兴 —— 也就是杨铁心杨康杨过的祖上 —— 牺牲于此战。

但郾城大捷,其实极为不易:

本来按南宋最初部署,东路的张俊王德、中路的岳飞,分进合击,这才靠谱。

但打着打着,赵构和秦桧,忽然让东路的张俊王德后撤。

打着打着,队友消失了。金军得以专注扛岳飞:于是郾城血战。好在岳家军赢了。

之后金军再集中大军,于颍昌府会战岳家军,岳家军还是赢了。

后两场其实赢得不易,因为东路队友已经撤了,真是岳飞神勇独战。

如此好局,岳飞当然希望继续推进。但这时候,秦桧的亲信罗汝楫上表:

“兵微将少,民困国乏,岳飞若深入,岂不危也!愿陛下降诏,且令班师。”

“岳飞若深入,岂不危也” 这句话,非常阴险。

赵构下令班师。

岳飞写表申明战况,同时拿下了朱仙镇之战。

赵构继续要求班师回撤。

—— 赵构要岳飞班师前,先撤东路军。他、秦桧和罗汝楫都很清楚:“岳飞若深入,岂不危也”。

—— 你不撤是吧?我先把队友给你撤了;你敢往前推,不但违诏,而且危险,死了活该。

就在一个月前,赵构催岳飞抗金时,还 “往底必禽之利,丕昭不世之勋。勉尔壮猷,钦予时命” 呢。

大概就是如此:

1140 年夏天,金军南征。赵构求岳飞北上,张俊在东路军策应。

一个月后,岳飞在中路打得很好,赵构发现危机过了,罗汝楫上表明示岳飞孤军,必然危险;赵构先让张俊撤兵,再不顾中路连胜的局势,逼岳飞撤兵 —— 而且明知岳飞孤军是很危险的,还是先让张俊撤了:

陷岳飞于绝境。

终于岳飞被迫撤兵。

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一年多后,当赵构秦桧联手搞岳飞时,几个老熟脸又跳出来。

罗汝楫弹劾岳飞。张俊依附秦桧,不仅搞岳飞,还一度参与过搞韩世忠。

赵构和秦桧把岳飞弄死之后,张俊因为很听话,封了清河郡王,三镇节度使。

大概对赵构而言,张俊这种 “只要给够我银钱,让我咬谁就咬谁” 的,特别好使吧?

众所周知,张俊与岳飞,都属于南宋中兴四将:此外还有韩世忠与刘光世。

刘光世很早就骄惰不战,沉溺酒色,晚年研究茶道了,不提。

岳飞、韩世忠与张俊,是为当时三大将。

《宋史・岳飞传》明说了:岳飞在诸将中最年轻,功劳又大,韩世忠和张俊一度也不爽。岳飞就一直迁就他们二位,缓和关系。

韩世忠是个直肠汉子,张俊却是心胸狭窄的守财奴:自己铸堆白银球,叫做 “没奈何”,贼都偷不走。岳飞平了洞庭湖后,送给张俊和韩世忠各一艘楼船。

韩世忠看着很高兴;张俊就不爽了:送我打仗用的楼船干嘛?我要钱啊!


 

赵构召集韩世忠、张俊与岳飞,解兵权,在朝为官。

三人并无异议,三个宣抚司取消。

当时韩世忠和岳飞都故作闲适,并无怨言。而且岳飞 “固请还兵权”,是自己要求还兵权的。真是很会做人了。

但秦桧和赵构又来了。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六,《张俊、岳飞往淮东抚定韩世忠之兵》,赵构派张俊和岳飞一起去弄韩世忠的军队:意思不难明白。

张俊当时跟秦桧心照不宣,打算把韩世忠的背嵬军拆散混编,彻底摧毁韩世忠嫡系。

岳飞反对这么做。大概张俊不爽了:

“我们要搞韩世忠,你居然不帮着落井下石?”

后来韩世忠军中,有个叫景著的,不小心对总领胡纺说了句:“二枢密若分世忠军,恐至生事。”—— 秦桧想拿这话做文章,说韩世忠要反。

岳飞赶紧派人告诉韩世忠,秦桧要弄你。

韩世忠急忙进宫面见赵构。赵构真看着韩世忠,就没法子了:

—— 当年韩世忠救过赵构的命。功莫大于救驾。

—— 韩世忠战功赫赫,手指还废了,右手连拿筷子都不方便。他在御前一举手,赵构再不要脸,也没法弄他了。

这也是为什么韩世忠后来得知岳飞糟了,会闯府对秦桧发怒:

“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一是他性格耿直,二是他被岳飞救了一命,他是个知恩图报的热血汉啊。

韩世忠在怒斥 “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之后,闭门谢客,绝口不言兵。

当年岳飞在池州翠微亭写过:

“经年尘土满征衣,

特特寻芳上翠微。

好水好山看不足,

马蹄催趁月明归。”

于是韩世忠在杭州,也建了一处翠微亭:那是岳飞去世两个月后的事。

这个亭子,这个名字,寄托了韩世忠的一切心声。

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岳飞死后,韩世忠又多活了九年,病故那天还被策拜为太师。

他资助了老年的刘锜 —— 那是刘三相公,当年取得顺昌大捷的名将。很巧的是,刘锜后来的谥号,也是 “武穆”。


 

宋绍兴十五年七月,秦桧烧了数万卷书。从此南宋不许治私史,笔记都要经审查。

十月,皇帝赵构亲自给秦桧题匾额:

“一德格天”。

以赞颂秦桧的品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秦桧死那年,赵构还将岳州改成了纯州,改岳阳军为华容军 —— 秦桧老贼与赵构,听到个岳字就不爽。

当然,奸贼没好下场。

秦桧死后,他儿子秦熺还跑去问赵构:下任宰相是谁啊?

赵构只答:“此事卿不当与。”

赵构只是坏而且怂,并不真蠢。


 

韩世忠退休后,绝口不言兵,他儿子韩彦直当了文官。

后来岳飞得以平反时,《宋史》说得明白:

时朝廷还岳飞家赀产多在九江,岁久业数易主,吏缘为奸。彦直搜剔隐匿,尽还岳氏。

又乞追贬部曲曾诬陷岳飞者,以慰忠魂。

岳飞家返还的资产,韩彦直替他们弄清楚还回来了。

当年诬陷过岳飞的人,韩彦直处理了。

“以慰忠魂。”

只是,那是赵昚朝的事了。那时赵构已经退休,得意洋洋地 “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 了 —— 也不知他醉时,会不会偶尔梦见韩世忠救驾,梦见岳字旗。


 

不说千载以下评论,即便当时,大家各自知道好坏。秦桧赵构灭得了一时口而已。

岳飞的孙子岳珂说过,辛弃疾一度已经闭门谢客,但岳珂去递了名刺,辛弃疾一个当世大名人,听说来的书生是岳飞家的人,“又颇阶父兄旧”,专门见了岳珂。

英雄相惜。

说到词,岳飞《满江红》不提。

其他句子:

岳飞:

欲将心事付瑶筝。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辛弃疾:

谩写入、瑶琴幽愤。弦断招魂无人赋。

岳飞:

爱此倚栏干,谁同寓目闲。

辛弃疾:

将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待上层楼无气力,尘满栏干谁倚。

岳飞:

白首为功名。

辛弃疾: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又几百年后,文徵明写了另一首《满江红》。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岂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最无辜、堪恨更堪悲,风波狱。

岂不念,疆圻蹙!岂不念,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何属?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

当初倚重岳飞最重的人,对他最残酷。

可笑一个狗屁秦桧又有何能耐,正好凑着某人的心思罢了。

秦桧和他老婆,外加张俊万俟卨,铁像至今跪在岳王墓前。

但真该跪的,还缺一个。

我们都知道是谁。

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来源: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标题:该跪在岳飞墓前的,不只是秦桧

分类:文章线报

链接:https://www.fbxie.com/17942.html

版权: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需要使用非免费的软件或服务,请购买正版授权并合法使用。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回复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xdh/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1815.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xdh/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