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了 35 万后,局长夫人消失了

2021-12-15 创建 11,032

取了 35 万后,局长夫人消失了

取了 35 万后,局长夫人消失了

前 言

我刚当上银行分理处副主任不久,柜台来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她拿着一张现金卡,里面活期存款有 70 万,柜员和我都觉得这是一块 “肥肉”,想发展成长期客户。

女人看起来很有涵养,每隔两三天,就来取一次钱,每次就取 2000 左右。直到东窗事发,局长的儿女找上门来,我们才知道她的身份。

当老局长的儿女准备报警时,事情迎来反转。

2010 年,我在吉祥分理处做副主任。

那是春季的一天,外面正稀稀拉拉地下着第一场春雨,银行大厅里办业务的客户寥寥。忽然一个中年女人推门进来,径直朝我走来。

“存钱在哪个窗口?” 她问。

我随手向柜台方向一指,“随便哪个都行。”

她往窗口里递进一张卡,“存 5 元钱。”

“多少?” 柜员张姐以为听错了,有些惊讶地问。

“五块钱。” 那女人淡定而清晰地说。

女人收起长柄雨伞,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一溜水渍,我不禁暗笑,下雨天存 5 块钱还值得跑一趟银行,这样的客户也真是奇葩。

张姐有些不情愿地接过钱丢进抽屉里,刷了一下银行卡的磁条,漫不经心地敲了几下键盘,她的表情很快转为惊讶。业务办妥后,她将卡和盖章的回单双手递还给那中年女人,忍不住细细打量了她一番。

“张(副)主任、张(副)主任。” 等那女人出了门,张姐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终端屏幕扭向外侧喊我来看:“你瞧,这女的卡上活期余额 70 多万呢。”

“快把账户主档调出来瞅瞅。” 我听后如同打了鸡血似地说。

彼时会计监管还不太严格,柜员可以随意查询客户的主档案信息。

张姐三下五除二就调出持卡人的详细信息,账户名叫张向东,应该是个男人,来办业务的或许是他老婆。账户余额确实有 70 多万元。

张姐把交易明细往上翻了几页,尽是进账,不见支出的记录。

在银行有 70 万存款的客户海了去了,但活期账户余额 70 多万元就很少了。无论是存定期还是买理财,利率都比活期高好几倍,光存定期的话一年下来少得两万块利息。对这钱毫不在乎的都是不差钱的主儿。当时我们银行的政策是存款日均余额超 5 万元的客户能开金卡,超过 100 万元就能开白金卡,算贵宾客户净增,有奖金。只要拿下这个大户,就有一笔不菲的绩效工资进腰包。

账户主档显示张向东的家庭地址在测绘局家属大院里。

我暗想,稳了。

测绘局属于保密单位,住在大院的都是局里职工或家属,代发工资业务落地我们分理处。有道是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营销大户不是着急的事。我料定这位女士迟早还会来办业务,决定先不打电话,保持耐心,守株待兔。

只是这有钱的女人为啥来专程来存 5 元钱呢?

我把发现一位潜在大客户的喜讯报告给分理处一把手彭主任。彭主任连连夸我心细,叮嘱我,机会难得,一定要拿下。

“包在我身上。” 我拍着胸脯保证。

没过几天,那位女士又来到我们银行。这回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终于有机会将她上上下下仔细端详一番。

女人大约四十出头,画着浅浅的妆、衣着朴素整洁,搭配合理,有种脾气温和还颇具文化修养的气质,即便眼角透露岁月风霜的痕迹,双手略显粗糙,仍难掩年轻时是位美人。

“您好,请问您要办理什么业务?” 我迎上前询问。

“取两千元钱。” 她说。

一般来说低于 5000 元我们都推荐客户到 ATM 机取,以便增加电子银行渠道分流率。但凭我多年工作经验,对于大客户来说,在窗口办理业务更利于高附加值业务的营销。

我直接把女士领到窗口前,冲当班的张姐递了个眼色。

张姐心领神会,不急不慌地盲敲键盘,“您这卡上日均余额已经达到我们行贵宾客户的标准,不如给您升级成金卡吧,您再来不用排队,可以优先办理业务。要是日均余额增加到 100 万以上还能升级成白金卡享受机场 VIP 等服务。”

当时,吉祥分理处还没上排号机,客户都是在窗口前摆一字长蛇阵的,运气不好时办一笔业务站一个小时是常事。

万万没想到,女人先是一愣,连连摆手说:“先不用,先不用……”

张姐没被突如其来的拒绝打乱节奏,特意挑拣了两千元崭新的钞票递出来,那女人接过来也不点,直接装进挎包里。

出门时,她随口问我:“咱们银行大额取款有什么规定吗?”

我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赶紧说:“工作日取大额现金二十万以上提前一天预约,节假日顺延。” 我本能地冒出一番专业术语,讨好说:“没关系,您有急事来取,我帮您尽量凑,咱家网点现金不够的话,我也能联系其他分理处帮忙,尽量不耽误您用钱。”

“这样吧您留个电话,有事给我打电话就行。” 我说。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报出了一串数字。

“您贵姓?” 我跟进问道。

“免贵姓萧。” 女人颇有涵养地回应。

“姐夫是咱测绘局的领导吧?” 我干脆直截了当。

“你怎么知道?” 萧女士惊讶地说。

“这卡是测绘局的代发工资卡,又住测绘局大院里,想必是咱局里的人,一个月一万多的工资肯定是大领导呗。” 我笑。

“他以前是局长,早都退休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

我暗自得意。测绘局是吉祥分理处第一大对公客户。局机关管辖十几个单位,包括出版社、产业园区等,对公存款加起来数亿元之多,局里的数千名员工大多在一墙之隔的大院里生活,是我们分理处的常客,储蓄存款共计也有三、四亿。

90 年代到 2010 年,测绘局员工待遇好到离谱,简直是变着法子地发钱。有一年冬天,窗外飘着鹅毛大雪,局里会计来送代发工资数据,竟然是防暑降温费。

女人的丈夫每月光代发工资进账就一万多,且只进不出,完全不靠工资生活,还懒得做理财,肯定是局里大领导。

测绘局现任的王局长已经在位好几年,这个张向东作为退休局长,怎么也得 60 多岁了,而萧女士少说也比他年轻 20 岁。事情传开,惹得分理处几个男同事都在私底下议论:“这张局长有权、有钱、有美女老婆,真是人生赢家。”

自那以后,萧女士常来我们这里办业务。

她的温柔一笑很有魅力,说起话轻声漫语、不急不慌,好像永远都不会生气。

之前没见过局长夫人,可能因为测绘局在另一家国有银行也有业务,还是 “总对总” 的合作关系。而我们银行不过是离人家单位较近,占了地利优势而已。

十几年来,两家银行竞争逐渐白热化 —— 代缴费等 “没营养” 的业务互相推诿,遇到有钱的客户则彼此狠挖墙脚。这年头有钱人没啥地方能求到银行,况且当年正逢银行网点大肆扩张的时代,一条街上的银行比便利店还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只要你的钱超过一定额度,走到哪家银行都是 “祖宗”。

上级行的服务理念是:“银行产品高度类似,且容易抄袭,在争取客户上拼的就是服务。” 虽然行里搞了很多标准话术,起立迎接什么的,实际工作中,真正的富人到银行最看重的是方便、快捷,因为他们时间宝贵。

萧姐咨询过大额取款的流程,却一直没取过大额现金,没给我 “走后门” 的表现机会。她来办业务还得大堂经理帮她 “人工插队”,常引得其他储户不满。难道上次拒绝金卡(借记卡)是嫌档次不够?我琢磨着给张局长办张白金信用卡,这样既能名正言顺地插队,又能完成一个信用卡发卡任务。

瞄准机会,我开始推荐。

“萧姐,咱们可以给局长申请一张白金信用卡,享受 10 万元透支额度(当年普通信用卡额度 1 万左右),也同样享受贵宾服务呢。”

萧姐莞尔道:“透支卡借钱花,我们这上岁数的人就不跟风凑那个热闹了。”

就这样,第二次营销又吃了颗软钉子。

根据我多年接触客户的经验,没钱的人关心怎么赚钱,有钱人则关心财富如何增值。正巧当时上级行力推股票型基金销售,为了完成任务出台了一个政策:“认购指定的某支基金,封闭期过后一个月内赎回,赚钱不问,亏钱支行按照理财 4% 收益找补。全行的额度才两千万元,售完即止。” 这个稳赚不赔的投资本来用意是拉拢萧姐的,她耐心听完后,有了动摇,“回去和家里商量一下。”

两天后,两千万额度被内部员工抢购一空,也没等来萧姐的电话。再见面时我只好又向她推荐几本的货币型基金,竟也没能成功出单。

营销四连败,我有些灰心。当初在彭主任那儿胸脯拍得山响,加上与日俱增的营销压力,好不容易逮住的大客户怎能轻易放弃?于是顾不得许多,在接下来的日子,干脆一股脑地推销起期缴保险、实物贵金属等一连串高附加的业务。

萧姐都每次都表现得很感兴趣,有时说 “考虑考虑”,有时会用 “回家和老头商量商量” 搪塞过去,毫无例外,最后都没了下文。

打交道久了,我还发现萧姐有点言行相悖,才过四十岁,总把老了挂在嘴上,说跟不上新生事物的节奏,可我只教她一遍 ATM 取款,就摆弄得贼溜。

有时她悄默声在自助银行办完业务,也不打招呼就快步出门去,像是躲瘟疫。我想她可能对推荐那些产品的狂轰乱炸有些厌烦,又碍于面子不好推辞。

况且吉祥分理处不光是我负责营销,别人的理财经理上阵营销也一样,萧姐任你说得天花乱坠,就是不吐口。大家都猜测,可能他们家还是老头子说了算。

长此以往,萧姐受到冷遇,大家不再热心关照她办业务。有时见她夹在储户的长队里,甚至懒得上前打招呼,装作没看见。

临近年底的一天上午,我和彭主任在主任室聊天,大厅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我们赶紧奔过去。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捏着一本存折和两张身份站在窗口前,正发着火呢。防弹玻璃里柜员老王气鼓鼓地和她争执着。

这种情况离投诉仅有一步之遥,我赶紧上前打圆场问:“怎么了女士?”

“她要查询别人的账户明细,监管规定不是要求必须本人办理嘛?” 老王对着扩音器抢先辩解。

“女士,查询账户明细涉及个人隐私,可能会因此产生财务纠纷,所以必须本人办理。” 我进一步向她解释。

“存折是我父亲的,他快 70 岁了,行动不方便。他和我的身份证都在这,密码也知道,主任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那位女士扫一眼我副主任的工号牌,缓和了情绪说。

“她这是卡折一体,拿卡在 ATM 上可以查询近十笔业务(现在此功能已经取消),她还不同意。” 老王余怒未消地又抱怨说。

我接过女士手里的存折,账号后面那一栏确实打印着 “挂卡” 两个字。

可让我心惊是存折的账户名。

“补登存折不需要密码,只需要本人持身份证即可。如果确实行动不便,我们银行可以提供上门服务,需要本人签署代理授权书,不过那也得本人意识清醒,能听懂、说明白话才行。” 我耐心解答,“只是我们这边需要双人上门。这两天分理处人手紧张,要不您先留个地址,周末我们抽时间跑一趟。”

女士稍稍思索了一下,可能是意识到我们并非刁难,只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变得挺通情达理起来,临出门前甚至还冲我道了声谢。

投诉风波化解,我心中既无成就感也没有半分喜悦。

存折的账户名那栏,赫然打印着 “张向东” 三个字。

第二天,张向东本人找上门来了。

当天清早,分理处开门没多久,一张轮椅被推到吉祥分理处大堂。轮椅上的老人花白头发,六七十岁的模样,右手不停地轻轻抖着。身边除了头天那位女士,又添一位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士。

我的担心应验了,存折上的张向东就是退休的前任测绘局局长。

本人来了,柜员补登存折明细。存折上显示的最后一笔明细还是 6 年前的,打印机吱吱地响,足足换了五六张空白存折才将全部明细打印出来。

我仔细翻看了账户流水,这是张向东早年在吉祥分理处办理的卡折一体代发工资账户,6 年来流水只进不出,就在近几个月,取款数十笔共计 35 万元。

老局长说话很少,两位中年人是他的一对儿女。两人面色凝重地研究明细,局长女儿调出手机里的一张照片给我看,那人正是常来办业务的萧姐。她说:“萧女士是我家雇佣的保姆,一共干了九个多月,和家里人相处得很好,一周前,她早上出去买菜,再也没有回来,手机关机,已失联了。”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才意识到,萧姐已经有一阵子没来网点办业务了。

2009 年,退休多年的张局长老伴因心梗去世,走得比较突然。老局长脑袋里有血栓,行动不便,只能借助轮椅和助行器走动。儿子在证券公司当总经理,女儿是某事业单位的正处级干部。儿女工作都很忙,准备雇佣一名保姆。

可一连试用好几名保姆,老爷子挑这挑那,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行。

直到萧女士来了,老局长痛快地拍了板。

合同约定萧女士负责老局长家的三餐和打扫家务,每月工资三千元。

她说话温婉,还烧得一手好菜,很快获得老局长的信任,通过某种知情人不愿透露的情况,知晓了银行卡密码。账户明细显示,近半年,萧女士大每隔两三天就来支取工资卡上的钱,但从没有一天超过 5000 元。

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取,最后竟然高达 35 万元。

我们听得目瞪口呆,老局长还无意说到,代发工资的卡折一体是很多年前测绘局统一办理的,因为他多年不取用工资,都不记得家里还有张银行卡的事。那张卡现在下落不明,为免进一步资金损失,我连忙让会计主管把卡做了口头挂失。

彭主任倒是十分沉稳,她劝局长一家人不必着急,雇佣萧女士是通过本市家政公司,所有保姆都应该有身份证备案。去报案时只要派出所那边出一份证明,吉祥分理处就能提供拷贝录像,找到萧女士,追回财产损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对方想了想,同意了。

我和彭主任目送张局长一家离开,他也出了一声冷汗。

没想到还没过一个小时,局长的儿子就急匆匆折返回来。

“咱们银行这边没报案吧?” 他气喘吁吁地问道。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才放松下来,对彭主任和我说:“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不报案了,就当不存在这个人,没发生过这事。”

彭主任和我都摸不着头脑。一般来说,中年女性快速挥霍完金钱的概率较低,有很大希望是能追回损失的,不报案,几十万相当于打了水漂。

看着我们的表情,张局长儿子诚恳地摊牌说,原来萧女士自称局长夫人并不是撒谎。张局长家的房子很大,平日里子女只是偶尔回去探望,不跟老爷子在一起居住,萧女士刚去时还每天上下班,后来就干脆住在张局长家了。

他脸上满是不屑,“没想到,她瞒着我们,推着我爸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领证的事我和我妹被蒙在鼓里,直到她消失了,我爸还担心她出意外,后来想起告诉过萧女士账户密码,这才想到来到银行查询明细。

“去公安机关报案找她是一件麻烦事,再说两人有结婚的实质,现在法律上仍是夫妻关系,恐怕不能简单归于盗窃,需要打官司,免不了一番大折腾。老爷子身体本来就不好,一番折腾下来跟着急上火,这个罪我们遭不起。而且不再追查下去也是我父亲的意见。测绘局大院都是老熟人,闹得沸沸扬扬不好听。”

张先生承诺他们一家对此事不再追究,也请银行人员不要外传。

彭主任和我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下,彼此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如果报案,查下来,我们指不定得喝一壶。

没过两天,张局长儿子来电话说,那张银行卡在抽屉里找到了。

后来,老局长的工资仍存在我们分理处,他家里又雇佣两位年纪更大的保姆,一位负责做饭,一位打扫卫生,恐怕有相互监督、相互制衡的用意。

一次彭主任和我私下聊天,说张局长一家选择不报案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你来吉祥分理处前两年,局里出过一个勘测队长在审计检查中被扒出千万身家,最后定了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要知道那不过就是一个管几十人的队长,这管几千人的局长嘛……” 彭主任欲言又止。

我听后会心地一笑,表示懂了。

当然这仅仅是茶余饭后的戏言,完全没有依据的瞎猜。

渐渐地,银行的同事们大都淡忘了此事。

一天班后,网点大扫除时,我脑海中莫名其妙迸发出一道闪电,恍然大悟 —— 萧女士第一次来吉祥分理处存 5 元钱,为的就是看到回执单上的账户余额。

那么盗走 35 万元很可能是偶然。

萧女士无意中见到这张银行卡,不知道密码,就到银行柜台存现金,看到回执单上的余额,知晓了账户里的高额存款,才萌生结婚的想法。

不过她也算是个聪明人,只是取走了一半,没有全部豪夺。

来源:全民故事计划

标题:取了 35 万后,局长夫人消失了

分类:文章线报

链接:https://www.fbxie.com/9954.html

版权: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需要使用非免费的软件或服务,请购买正版授权并合法使用。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回复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xdh/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1918.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xdh/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