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2023-03-19 创建 2,434

“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随着小鹏汽车发布财务业绩,“蔚小理” 都交出了 2022 年的答卷。

总体来说,三家公司在 2022 年都是增长的 —— 发布了更多车型,卖掉了更多新车,获得了更多收入。但同时,无一例外的,它们的亏损也在扩大。

蔚来、理想的年收入都冲过了 400 亿元大关,小鹏还在 300 亿元以下徘徊。蔚来亏掉了 144 亿,小鹏是 91 亿,理想也有 20 亿。加起来,它们的亏损金额比 2021 年翻了近 1.8 倍。

亏损不可怕,重要的是为什么亏损,有没有希望扭亏,以及,这些亏损到底产生了多大价值。

提到新造车,现在很多人依然认为它们是烧钱、不靠谱的代表。即便是已经做到第一梯队,“蔚小理” 还是面临诸多质疑。尤其是自游家在去年陷入交付困境,威马在今年几乎经营停摆,给新势力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抛开这些感性因素,回归理性分析,我们不妨从财务报表中的数字出发,去看一看新造车真实的经营状况。

“蔚小理” 最新发布的 2022 年财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切入口。我们通过对比,试图搞清楚,它们谁最能赚钱,谁最敢花钱,谁又最危险?

01

谁最能赚钱?

说到赚钱,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蔚来,因为蔚来的车卖的最贵。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单从收入维度来看的话,蔚来的规模确实是最大的。

2022 年,蔚来收入 493 亿元,理想、小鹏分别是 453 亿元、269 亿元。与之对应,它们卖掉的新车数量分别是 12.25 万辆、13.32 万辆、12.08 万辆。

汽车销量差别不大,收入规模差别很大,原因是车辆售价不同。蔚来的车平均售价在 40 万元上下,理想是 30 多万,而小鹏是 20 万元。转换成收入记账,蔚来平均每卖掉一辆车能收入 37 万元,理想是 33 万元,小鹏是 21 万元。这直接决定了它们的盈利空间有多大。

2022 年,除了跟新势力们错位竞争的上汽通用五菱,几乎所有车企都在冲高端,推出价格更贵的新车型。蔚来推出 ES7、ET7,理想推出 L9,小鹏拿出了史上最贵车型 G9。这让 “蔚小理” 的收入规模、单车销售收入都得到了提升。

然而收入增加不代表就能赚钱,在最能衡量盈利能力的毛利率上,“蔚小理” 在 2022 年都是下滑的。

蔚来的车辆销售毛利率,从 2021 年的 20.1% 下降到 2022 年的 13.7%;理想从 20.6% 降到 19.1%;小鹏从 11.5% 降到 9.4%。车卖得更多了,但盈利空间更小了。

“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制图 / 深燃

毛利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总体上,一是电池成本上涨,二是新老车型换代。

碳酸锂的价格在去年疯涨,宁德时代又推出碳酸锂价格与动力电池价格联动机制,把成本上涨的压力转嫁给主机厂,这直接蚕食了车企的利润。蔚来汽车 CEO 李斌曾说,如果碳酸锂的价格每吨下降 20 万元,蔚来的毛利率能涨 4 个点。

车型切换带来的毛利率大幅下滑,则是此前很少出现的。去年理想对市场出现误判,被迫降价处理理想 ONE,提前发布换代车型 L8,导致在存货拨备上产生 8 亿元损失,让三季度车辆毛利率跌至 12%。蔚来因为 “866” 车型(ES8、ES6、EC6)换代,调低了销量预期,导致去年四季度产生 9.85 亿元的存货拨备及采购承诺损失。

多种因素影响之后,蔚来、理想、小鹏去年的公司毛利率分别是 10.4%、19.4%、11.5%。蔚来的毛利率垫底,甚至排在小鹏之后。不过,由于蔚来的车单价高,算下来毛利润并不低。2022 年,蔚来每卖掉一辆车,平均能赚 4.2 万元,理想是 6.3 万元,小鹏是 1.9 万元。

在衡量赚钱能力的终极指标 —— 净利润上,三家公司都是亏损的,蔚来净亏损 144 亿元,理想 20 亿元,小鹏 91 亿元,比 2021 年大幅提高。如果把股权激励等干扰因素排除,在非公认会计准则之下,蔚来、小鹏的亏损金额依然高达 121 亿元、84 亿元,理想则实现微盈利 2082 万元。

“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制图 / 深燃

从金额来看,蔚来亏损最多,是典型的赔本赚吆喝。但从结构来看,赚钱最难的是小鹏 —— 只有 269 亿元的收入,却净亏损 91 亿元,净亏损率达到 34%,高于蔚来的 29%。

综合来看,小鹏的车卖得最便宜,亏损最多,赚钱最难;理想的财务状况相对健康,盈利能力最强。

02

谁最敢花钱?

在花钱方面,最大方的是蔚来,最抠门的是理想,效率最低的是小鹏。

理想在业内素有 “抠厂” 之称,以严苛的成本控制出名。去年理想发了三款新车(L9、L8、L7),交付了其中的两款,各项经营费用加起来花了 125 亿元。其中,跟管理效率关系最大的销售及管理费用是 57 亿元,低于蔚来的 105 亿元,小鹏的 67 亿元。

蔚来一向出手阔绰,敢于投资。去年蔚来的经营费用高达 208 亿元,在各大新势力中遥遥领先。

这跟蔚来的风格有关。蔚来是新势力中品牌意识最强的,从成立之初就定位高端,“要取代 BBA”,在日常营销、品牌打造上舍得投入。而且蔚来在海外市场的拓展非常激进,产品陆续在挪威等国落地。这都需要花钱。

去年三季度,蔚来跟澳大利亚锂矿商绿翼资源达成合作,后者正在推进阿根廷一个锂盐湖项目的勘探计划,蔚来成为国内新势力中第一个涉足采矿的车企。蔚来说这么做是想通过垂直一体化,提升毛利率。

在花钱方面比较神奇的是小鹏,去年小鹏的经营费用为 119 亿元,表面看起来是 “蔚小理” 中金额最少的,但占收入的比例却高达 44%,甚至超过蔚来。这说明小鹏的运营效率比较低,成本控制较弱。

就以新车发布为例,去年 9 月小鹏发布重磅级新车 G9 时,花了大力气做营销推广。为了造势,G9 在正式上市前进行了长达 9 个小时的直播,邀请了一些明星、音乐人、车评人站台。

钱花了,效果却不好。一位小鹏员工用 “荒荒凉凉” 来形容这场直播,说完全没有找对人来带货,完全没有形成热点,大家都看得不知所云。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次发布会最后以价格配置过于混乱 “翻车” 收场。

在这次财报电话会议中,何小鹏说,经过去年底的内部组织调整之后,今年小鹏的营销费用会有很大幅度的下降,要保证提高销售的效率。

所以花钱是有学问的,好钢得用在刀刃上,否则就是真烧钱。

对于 “蔚小理” 而言,当前阶段的一大投入重点是研发,这是在对未来做投资。

三家公司都舍得在研发上花钱。蔚来、理想、小鹏去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 108 亿元、68 亿元、52 亿元,相比 2021 年有大幅度增长。尤其是蔚来和理想,研发开支都翻倍了,且超过了小鹏。

“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制图 / 深燃

小鹏原本在研发上非常激进,一直硬刚特斯拉,试图把智能驾驶打造成自己的标签。但在去年,小鹏在研发上的投入有所放缓,研发开支只增长了 27%,落后于蔚来、理想。小鹏在智能化方面积累的优势,在被追赶和缩小差距。

相比之下,理想从 2021 年才舍得在研发上投钱,然后加大投入。蔚来则是一直保持着大规模甚至是不计成本的投入。

蔚来从 2021 年开始自研 AD(自动驾驶)芯片,据李斌透露,团队规模已有 500 人。蔚来还自研动力电池,甚至开发自己的手机,蔚来手机将在今年亮相。这都是对资金要求非常高的赛道,且技术壁垒很高。

不过,这其中的风险在于,投入的研发费用,最后到底能产生多大价值。要警惕盲目、不必要、不创造价值的研发。

03

谁最危险?

造车进入 2023 年,竞争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各车企之间从卷产品、配置、价格,到卷战略、组织、文化。任何一方面掉链子,都可能陷入危机。对于很多品牌而言,留在牌桌上,出牌机会可能只有一次。

小鹏是 2021 年的新势力销量冠军,但在 2022 年销量被蔚来、理想、哪吒反超。去年有那么一段时间,小鹏的股价跌至冰点,销量一蹶不振,外界甚至担心小鹏是否还能活下去。后来董事长何小鹏在内部进行大刀阔斧的组织变革,才挽回来一点信心。

直到现在,小鹏汽车也是 “蔚小理” 中最危险的那个,因为改革的成效在短期内难以体现。

从市场反馈来看,寄予厚望的小鹏 G9 的销量难言乐观,最巅峰的一个月最多也只交付了 4020 辆;支柱车型小鹏 P7 的销量,已经下滑至每个月一两千辆的水平,因为大家知道 P7 要改款,观望情绪浓厚;改款的 P7i 终于在 3 月上市了,但要起量还得等一段时间。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小鹏给出了今年一季度的新车交付预期,1.8 万 – 1.9 万辆之间,远低于蔚来和理想 —— 蔚来是 3.1 万 – 3.3 万辆,理想是 5.2 万 – 5.5 万辆。小鹏的收入预计在一季度下滑近五成。

何小鹏说,在今天来看,汽车行业产品和管理的调整周期,相比互联网等其他行业要困难,需要的时间周期也更长,但小鹏还是愿意牺牲短期的销量,以追求更有耐心、中长线能够获得更大的胜利的成功去做好准备。

汽车行业老将王凤英今年加入后,小鹏汽车调整加速。何小鹏说,这对他个人最大的压力是,王凤英一周工作 7 天,转为现在大家都开始干 7 天的活。

小鹏能不能彻底度过这次危机,重新起飞,还存在变数。按照何小鹏的计划,小鹏的调整要见到成效,要到下半年。

理想目前看起来春风得意。去年拿下新势力销冠,今年冲刺月销 3 万辆大关,而且率先实现了公司层面的盈利。

理想是一个 “极致现实” 的选手,它目前所取得的成绩,很大程度上建立在产品定位和营销包装上。

在 “产品经理” 李想的带领下,理想汽车把一个相对简单甚至被人指责落后的技术,落地到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上,匹配一个让人心动的故事,造就了爆款理想 ONE。然后它将这套经验复制到 L 系列车型上,用套娃的方式加速收割市场。

“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你也不能说它没有创新,至少它更好地满足了购车者的需求。在伺候好用户的同时,公司还赚到了钱。有人会说,这或许不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它成就了一个精致的商人。

理想需要在技术创新方面拿出真本事。在纯电动车型的研发和落地上,理想要走的路、踩的坑还有很多。

蔚来在很多人眼中是那种不太会 “过日子” 的类型。它有一些大胆的想法,你也可以将之理解为 “梦想”,比如它砸了很多钱在推的换电,就是一个很有价值但相当烧钱的事情,看中短期盈利的公司是不会去做这件事的。还有上文提到的蔚来手机,自研电池、芯片,这都是大格局,符合经历过大风浪、见过大钱的李斌的风格。

蔚来的风险在于,是否有足够的实力驾驭这盘大棋。2019 年的现金流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就目前来看,“蔚小理” 发展到这个阶段,公司基本面是没问题的,除非犯大的错误,不至于出现威马的尴尬局面。截至去年底,蔚来、理想、小鹏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及受限制现金分别有 230 亿元、404 亿元、147 亿元,短期内不靠融资也能活一段时间了。

只是,现在价格战打的凶猛,特斯拉这条鲶鱼时不时出来搅浑水,还有比亚迪这种人狠话不多的选手。“蔚小理” 能不能保持现有地位,持续扩大市场份额,不断提升竞争优势,就要看接下来的表现了。

来源:深燃

标题:“蔚小理” 年报:谁在天上,谁在坑里?

分类:文章线报

链接:https://www.fbxie.com/18234.html

版权: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您需要使用非免费的软件或服务,请购买正版授权并合法使用。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回复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xdh/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018.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xdh/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